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叶蓝】金珑璁

失踪人口回归= = 

腹黑老道士和酒鬼小蛇妖的日常

 

叶修给山下镇子里端午庆典做了足足一整天的法事,累到只想把这个吵吵闹闹的端午节睡过去。临走前还是笑得一脸淡然,嘴里说着“无量天尊,替天行道”手上又把银钱珠宝照单全收,都走到山门口了还有不少婶婶婆婆提着咸鸭蛋和各种馅儿的粽子让叶道长带回去过节,叶修一心想睡觉就不跟她们多客气,回到道观让留下来打扫院子的蓝河吓了一跳。

“离三十儿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呢,你年货都打好了?”蓝河将笤帚放在一边,走过去把东西接过来。

“这不是受人欢迎么。”叶修这会一双眼睛已经眯成两条缝,衣服都懒得换就直奔卧室睡觉去了。蓝河不管他,独自留下来轻点东西,将银钱归置好,其中一柄小巧的玉如意他很是喜欢,叶修也说过这类玩意喜欢就只管拿去,蓝河也不客气,收进袖子里,连带着之前收藏的朱玉一起碰撞发出清脆又好听的声音,蓝河最喜欢这种声音了。

粽子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个了,两个人够吃上一阵子,让他比较在意的是那两小坛封好的雄黄酒。蓝河盯着他们,跟蛇盯着兔子似的。

想喝。

 

于是等叶修睡了不知道多少个时辰的糊涂觉之后找了一圈都没见到蓝河,回到院子里之后看到散落满地的金银珠宝,空气中弥漫着雄黄酒味道,叶修脑袋就开始疼了。

“小祖宗啊……”叶修蹲到一堆闪闪发光的珍珠玉石前,里面一条淡蓝色的蛇正缠着一柄玉如意不放,“你又喝了多少?”

泛着青绿的蛇尾在叶修面前晃悠了两下。

“行,还会数数,看来酒量有长进。”叶修伸出手臂抬了两下示意某个醉鬼赶紧过来,蓝河咝咝地吐了吐信子,结果一个嗝打的一人一蛇都猝不及防,叶修噗的就笑了,懒得等某个蛇精自己恢复过来,伸手把细瘦得还不到自己手腕粗的蓝河提溜起来,蓝河有气无力地挂在叶修身上,甩了甩头。

“叶修……头疼……难受……”

“你个蛇精作死去喝雄黄酒也就算了,喝了也就算了你还一口气喝两坛,被别人看见了别说是我家的。”叶修小心扶着某个不停乱晃的小家伙防止他摔下来,结果这个醉鬼还不停念叨着自己的玉如意,叶修忍无可忍赏他一个脑门蹦,“你再闹当心我把你的宝贝全部没收!”然后蓝河就安分了,还讨好似的蹭了蹭叶修的手。

叶修回到房间之后将蓝河放在自己的桃木案上。这个小妖怪离奇得很,一般妖怪都对这些东西怕得要死,尤其是身为蛇妖最应该退避三舍的雄黄酒更是爱得不行,为这个事情,在遇到叶修之前不知道吃过多少苦头,就是不长记性。

叶修回到院子里将蓝河发酒疯散在地上的小玩意收拾好,那柄玉如意上还残留着酒香。叶修转头看了看酒坛子,晃了晃,还剩点儿。回到房间后坐在案前将这最后一点儿倒进杯中,蓝河在睡梦中都能闻着味儿凑过来,叶修将酒喝光,还故意将酒杯凑到蓝河面前,蓝河鲜红的信子舔了舔杯沿,尝到点儿酒的味道,满足地盘起来安分睡觉,不再动弹了。

 

叶修酒量也不好,平时有酒都是蓝河在喝。虽然小家伙什么酒都喝,但是他一开始可不是这样,不是嫌青梅酒酸了就是桃花酒太甜。

初遇蓝河的时候约莫在两年前,那时叶修闲来无事只想下山转悠转悠,没穿他那一身谪仙似的道袍,随意衣衫,手上持着一把竹骨扇子,扇面儿上绘着一丛竹子,郁郁离离好不生机勃勃。

那时距离端午佳节不过半月,叶修晃荡到镇上随处可见的小客栈,临窗独坐要了粽子和酒,打算消磨一个上午。小店里的粽子是有啥上啥不兴自己点的,只是会问问食客又没有什么忌口的,叶修什么都能吃没那么多规矩。等粽子端上来,叶修先念了念吕祖他老人家,然后剥开粽叶,筷子挑开,是红豆馅儿。

不是肉粽啊……叶修不开心了一下下,然后把粽子当红豆饭吃。吃到一半忽然被一阵妖气呛到,他有点惊悚地回头想看看是哪路妖怪这么艺高人胆大都不收敛一下就大摇大摆地上街,是有多不怕被直接一张符照脸糊的?

不过这妖怪的气味儿倒挺好闻的。

一回头看到的是一个衣着讲究面相清爽的小公子,不过十六七上下的样子,能化形到这个程度少说也有个几千年的道行,怎么就这么不会做人,不是,做妖呢?

叶修看着他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身上挂着的玉扣啊吊坠啊碰撞在一起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怪好听的,他本人似乎也很喜欢这个声音,所以坐下了之后也有一下没一下的晃晃身子让那些昂贵玉石碰撞在一起,脸上别提多享受了。所以在别人看来这顶多也就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在这自娱自乐。

叶修一时半会儿还看不出这小妖怪真身,这倒是挺意外,估计是身上佩戴了什么奇珍异宝,但是这奇珍异宝挡得住真身挡不住妖气,还真是头一回见。

叶修看着那小公子点完之后又开始把玩玉器,没见过一样玩的忘乎所以,像个小孩子一样。叶修觉得有趣就一直看着他,对面倒也是个实心眼的,被盯着许久了都没有什么察觉,反倒是酒来了之后便停不再玩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细细嗅了嗅,舔舔嘴唇便仰头干了一杯。然后又倒了一杯,遮掩不停气地连喝三杯之后,叶修发现了他眼角处泛着蓝光的鳞片,细细密密的在太阳下面泛着亮,叶修以为是鲛人,但是仔细一看那双已经变成细瞳的眼睛,登时吓出一身冷汗。

这是蛇妖啊!

喝雄黄酒的蛇妖啊!

没见过啊!

叶修心想这要么是个大妖要么是身后有大妖撑腰的,不然还真没见过蛇妖敢在这么多人面前直接喝雄黄酒的。

叶修都不下筷子了端着茶开始喝,小妖怪越喝越开心,一壶酒马上见了底,但是很显然着一户根本不够喝,于是他挥挥手叫来小二又一气叫了三壶,小二收了银钱笑得可欢,说:“客官您可真识货,整个蓝溪镇就属我们家的雄黄酒最地道,马上就给您端来!”

蛇妖喝完酒捧着脸咂咂嘴,意犹未尽地样子,丝毫没有意识到身子已经开始松软无力,脸也红的不像样子,但是别人看来顶多不胜酒力罢了。酒端上来之后他也懒得倒在酒杯里一点点品尝,捧着酒壶肚子开始喝,看着喝挺急的但是一滴都没浪费,一壶酒下肚之后妖气越发的重了,叶修鼻子里闻到的都是雄黄酒和被酒激出来的竹子一样的气味儿,蛇妖的眼睛已经完全是金黄色的了,他还想继续喝的时候手腕忽然被捉住,这时候就算再迟钝也该知道眼前的是个道士了,蛇妖显示愣了片刻,紧接着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拔腿就逃,然而喝下去的雄黄酒就在这个时候起作用了,噗的一声,叶修手中以空,紧接着眼前那一身昂贵衣衫也空瘪了,落在地上。看到这一幕的食客有的被吓到呆滞,有的连连退了三四步撞到后面的小二,手中酒壶落地漫出一阵酒香,那堆衣服中忽然窜出一条蓝色的蛇,说大也不大,不过小儿手臂粗细,但是却挺长,可是这条蛇不知道往外面逃,反而是往那滩酒水滑过去。

饶是叶修降妖伏魔识妖无数也有点看不懂了。

紧接着像是突然想起来害怕一样,客栈里爆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尖叫,一点心理准备都没做的叶修被震得脑仁疼,小二一窜老高抱着楼梯栏杆不撒手,叫着哪位侠士来帮帮忙,大端午的闹妖怪啦!

叶修一脸胃疼地走过去,人群霎时间让开一条道来,还有一位老人家拿了一条凳子,叶修摆摆手谢过,走近了蹲在地上,看这条还挺漂亮的蛇把酒喝完,意犹未尽地吐吐信子,然后没事一样盘起来睡觉了。

喝醉了看来是。

叶修心想这么看来这个小家伙只是贪酒喝,倒没伤人的意思,但是这个场面已经不太好收拾了,叶修揉揉眉心,说:“众乡亲,这大端午的闹蛇妖,怕是把各位吓着了,在下叶修,是名道士,若是不介意,着蛇妖我就收了去,免得以后给大家闹出什么好歹来。”于是拿了个酒葫芦像模像样地收了进去。

众人一看是个道长,现场收了那妖怪,顿时安心下来,客栈掌柜甚至亲自端了粽子和雄黄来,甚至拿了一大捆艾草给他。叶修照单全收,不忘收拾好那一堆衣服,逃命似的回了道观。

把小妖怪从葫芦里放出来之后叶修见他一副想吐的样子,还没问话呢就被劈头盖脸的来了一句,“你这是什么酒啊难喝死了……”然后就睡死过去不省人事。叶修一言不发地把酒葫芦倒过来,一滴不剩。

……

第二天早上蛇妖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吓得大叫,叶修正路过门口,打开门一个粽子照着扔了过去,“鬼叫什么!”

蛇妖一口吞了粽子,里面包着雄黄让他好是翻腾了一阵,等安静下来之后叶修盘着腿坐在床的一端拿桃木剑指着蛇,问道:“你是什么妖?”

蛇妖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

叶修尴尬地咳嗽一声,换了个说法。

“不是,我说你什么来头啊,身为蛇妖这么喜欢喝雄黄酒很不务正业你知道吗?”

“好喝啊!”

一句话堵得叶修无力反驳。

叶修见这蛇妖挺有意思,就问他:“小妖怪,你叫什么?”

蛇妖挺大方,对叶修没什么戒心的样子:“我叫蓝河,你叫啥?”

“叶修。”叶修挑眉,“你知道我是干啥的吗?”

蓝河歪歪脑袋吐吐信子,“不知道,你是干啥的?”然后看了看叶修手中的桃木剑,想了想,“啊,我知道了。”他抬起尾巴点了点剑身,“你贩剑的?”

叶修:“……这谁教你的,不学好!”

蓝河:“黄少教我的呀,他说如果你看见一个人用桃木剑指着你,你就这样说,你真是啊?”

叶修奇了:“黄少天?你认识黄少天?”

蓝河很高兴的样子,“对呀对呀,你也认识黄少?”说完从嘴里吐出一颗珠子,“这个是黄少送我的,他说这个可以让我骗过很多你这样的人不被看破真身,但是……就不能喝酒了。”说罢有点难过地把珠子吞回去。

黄少天是住在东海附近的鲛人,一个蛇妖是怎么认识一个鲛人还崇拜成这样的?

“喂小东西,你不怕我把你捉去泡酒啊?”叶修看蓝河这么没危机感感到头疼。

“啊,我刚想起来的,你叫叶修是吧,黄少跟我说,如果遇到一个叫叶修的就不用怕,咬他就行。”说罢张开嘴露出獠牙,但是被雄黄给折腾得一点力气都没有,咬人还没王大眼儿家的三花厉害。

“行了小家伙你就别在我面前丢人现眼了,你大白天的去客栈喝雄黄酒,要不是遇到我你就要被人捉去泡酒了知道不?”

“但是……我不能大晚上的去啊。”

叶修发现跟这种妖怪简直没法好好交流。

“不是,你到底有没有身为蛇妖的自觉啊?你们蛇妖,还有大多数的妖怪都是不可以和这种雄黄酒,别说很多人啊道士的都用这种酒驱邪,《白蛇传》看过没?这可是你前辈啊!前车之鉴懂不懂?”

“我知道啊,白娘子是我姑奶奶,我当然知道啦,但是我听娘说她在人间找到一生挚爱,就很羡慕,我就想我能不能也——”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拎起来了,叶修边走边说:“以后可不能让沐橙看那些奇奇怪怪的话本了,妖怪都给迷得神神叨叨的了。”

 

后来蓝河就赖在叶修这里不走了,因为蓝河无意间看见了叶修放在匣子里面的一些珍珠玉石之类的玩意,这些有的是从别的妖怪那里讹来的,有的是给富贵人家做法事得到的谢礼,他对这些东西原本没兴趣但是也不好丢掉,就锁在一起,没想到被这个小家伙翻了出来,没事就把他们弄出些声响,好听是好听,就是很吵。

最主要的是,蓝河在叶修这里感到了久违的安定。

 

叶修把酒杯放回原处,迷迷糊糊走到床边,把盘成一圈的蛇往边上赶了赶,自己躺了上去,没一会就感到手上被凉丝丝地缠上一圈儿。

夏天养个蛇还是不错的。

第二天早上蓝河已经酒醒,红着脸做了一圈的卫生准备了早饭,那一堆不知是什么馅儿的粽子蒸了一大锅,给自己和叶修各留了两只,剩下的全部都送去给后山认识的妖怪朋友了。叶修独自在桌边喝着酒等蓝河回来。等了不过两盏茶的功夫,一身水蓝的小妖怪带着清脆叮咚声回来了,看见叶修在等他便跑了过去,叶修把酒杯端到蓝河面前,蓝河嗅了嗅,“梅子酒?”

“雄黄酒被你昨儿晚上一口气干了,不记得了?”叶修晃荡着酒杯,开了一颗粽子,又是红豆馅儿。

蓝河低头咳嗽两声,习惯地在不好意思的时候晃晃身子,腰间吊着的玉石碰撞发出响声。叶修听了忽然想起什么,将那并于如意逃出来,在蓝和眼前晃了晃。

还是那么实心眼儿的小妖怪着急了,伸手去够,自然是没够着的,于是站了起来去夺,叶修游刃有余地躲过几招之后凑过去亲吻了小妖怪一下,然后将玉如意还给他。

“端午安康。”叶修笑眯眯地说道。

红着脸的小蛇妖闻到了雄黄酒的味道。

“还要不要啊?”叶修继续笑眯眯。

“你……你欺负人!”

“你明明是个妖。”

“滚滚滚!”

“好好我滚了。”叶修起身,端着自己那杯酒一口干了转身就走,蓝河在后面急得快要哭了。冲过去跳起来就要打人,却没想到被扣住脑袋,嘴里尝到了雄黄酒的味道。

“嗝。”喝完酒,蓝河这次可是醉得相当厉害。

”好喝吗?“叶修美滋滋。

 

END

 

大家端午节安康,叶神生日快乐!

 


  130 11
评论(11)
热度(130)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