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叶蓝24H/15H】Information Bombardment

Information Bombardment

 @2017情人节叶蓝24H企划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大喜【?!】的日子里我要写这个= =说好的专注傻白甜30年的咩似乎被自己打火锅了……

 译者叶X上班族蓝

其实老叶这个形象有原型的,我特别崇拜的一个人

1)

叶修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额角等苏沐橙送水过来,会议不久前结束,与会的人员基本上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有些还在会议室外面进行生意之外的交谈,叶修斜眼看着,那些高谈阔论隔着十步开外依然让叶修一字不差地听了进去,脑子又开始习惯性地对这些信息进行处理,几乎是瞬间就梳理出了重点一二三。祖宗在上,他真的不想知道这些大佬对时局有什么看法,他只想快点回家接猫。

高跟鞋敲打在地上的声音打断了信息的处理,堆积在大脑中无法输出的信息像麦芽糖一样被敲成一段一段,再也联系不起来。

“谢了沐橙……”叶修有些虚弱地接过温度刚好的茶水,连续四个小时的商业谈判叶修也没办法表现的有多游刃有余,茶水下肚之后头痛反而加剧了,但是这种疼痛让叶修觉得自己的状态正在恢复,而不是看上去的那样有越来越糟的趋势。

结尾款的时候叶修皱了皱眉,黄少天见状说道:“怎么啦怎么啦我又没拖欠你工资怎么这副表情啊有什么不满直接说出来呗!”

叶修揉揉眉心,“少天啊,跟你打个商量呗,下次这种商谈你要么让文州上要么让小江来翻译,你没见换沐橙上去的时候人家姑娘做笔记到没墨了把那宝贝眉笔拿出来用,别说姑娘家了我见了都肉疼。”

黄少天像是故意曲解叶修意思一样大笑三声,“好说好说,啥牌子的眉笔我送你家沐橙十根儿,五个化妆用五个记笔记用!”

原本还一脸“对啊对啊我作为当事人更肉疼”的苏沐橙也破功笑出声,笑道:“黄少大手笔啊,我记着了,干脆好人做到底给秀秀也买十根儿呗?”

刚谈好一笔大生意的黄少天拍着胸脯答应下来了,叶修趁着头疼减轻烟瘾上泛,跟苏沐橙打了个招呼跑到吸烟区去放松神经,心想这下非得休息半个月不可了。

 

陈果大手一挥准假一个月,临走前又多嘴问了句:“那你是出国玩一圈还是跟家里宅着啊?”

叶修苦笑,“老板娘你就饶了我吧,这一个月都在说鸟语还不让我消停了,这个月我一分钟的英语都不想再听了。”

是个人都知道叶修在随口胡诌,口译员一个月不碰外语饭碗干脆别要了。

“走了。”叶修挥挥手回家去了。出差三天,家里有植物得照顾,寄放在房东那的猫要抱回家,列了一长串的书单要购置,还有还有,和轮回那边小江那里偷师的笔记符号可以拿来耍耍……

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纷繁无绪杂乱不堪,在叶修惯于处理大量信息的脑袋里分门别类的标上一二三,清清爽爽,逻辑满分。

嘴里念叨着开门第一件事情就是开窗通风,然后等家中沉闷的霉味散得差不多了就去把笑笑接回来,然后……

脑内的模拟在打开门闻到一阵暖暖的香味之后全部白屏,所有的一二三都被怎么回事和巨大的问号代替,打破僵局的是一声软绵喵和裤腿被轻轻蹭过的触感,叶修全凭身体的本能抱起三日不见胖了一圈的黑猫,挠起它的下巴。

“哎哟小叶啊我刚才忘了跟你说,”房东太太带着小跑过后微弱的喘气声,与之一同出现的是脑袋上包着歪掉的头巾,耳朵上挂着白色口罩,手里鸡毛掸子炸了毛,衣服乱糟糟,闻声跑来的青年,叶修眼神晃了一圈好容易才落到他脸上,没有被口罩盖住的脸颊上有三道短短的血痕,这时喘过气来的房东太太开始下半句话:“昨天这孩子刚搬过来,你看你总是一个人,家里多个人多点生气,你要是出差了好歹家里有个人,也能帮你照顾猫……”

然而话音未落笑笑就很不给面子地叫了一声,叶修从开门起就梗在喉咙里的一口气终于慢慢舒了出来,他缓缓转身对笑得十分尴尬的房东太太说,“梁姨,谢谢您啊,这个,我,那啥……”即使是面对黄少天一口气说五分钟也能面不改色地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表及里罗列重点的叶修此刻感到了大脑即将宕机的危险,笑着送走房东梁姨抱着猫儿关上门,叶修抬眼看了看被打扫的从“人类可居住”上升到“宜居”等级的房间,快要断掉的神经好歹把打扫卫生这一栏去掉了,面对还有些呆愣的青年叶修先把猫放地上,拽着对方的手去找急救包,一路上念叨着:“你是不是去捉笑笑了?它最讨厌陌生人抱了,我把它捡回家的时候比你还惨,见血常有的事情,混熟了就好了……”取过医药箱之后把人的口罩卫生帽取下来摁在沙发上专注地清理伤口。

清理完毕之后叶修才想到这个人就是所谓的合租人了,应该做个自我介绍才行。

“抱歉,还没介绍自己呢,我是叶修,”说着十分正式地给了对面一张名片,对方接过之后垂着眼很仔细地看,叶修这才注意到这是一张十分年轻的脸。

大学生吧?

合租人用手背蹭了蹭没有受伤的那半边脸,抬起头对叶修说他叫蓝河。

叶修嗯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又好像没有做什么反应,只是看着比起自己更有活力的眼睛点了头,之后蓝河又说了一长串,叶修期间一直看着那双说话间会有奇妙明暗变化的眼睛,蓝河说完那一大长串之后叶修的脑子才后知后觉地处理信息,似乎感应到了意思倦怠,处理起来的速度都慢吞吞懒洋洋的。

蓝河,23岁,大学期间是低黄少天三届的后辈,毕业之后就去蓝雨实习,前不久刚转正,被人事调到H市的分公司,所在部门是策划部,有时候也会因为营销部人手不足被拿去充数。

难怪刚才那阵噼里啪啦的自我介绍让叶修感到一丝熟悉,原来师出同门。

而且说话期间大部分都是在表达对黄少天的崇拜之情,叶修听完之后笑着说,小伙子好好干,去了G市总部就能和你家偶像一起上下班了也未可知啊。

闻言青年的眼睛越发明亮了。

 

虽然同为社畜但是叶修看上去明显比蓝河过得滋润,得到一个月带薪假期的叶修每天按时起床给睡眠不足的人和睡到啥时候算啥时候的猫准备口粮,蓝河总是带着一脸没睡饱的残念表情在十分钟内解决早饭,出门前还会锤两下胸口仿佛还噎着没吞下去,道别之后关上门就是两不相干的不同世界。之后的一整天叶修都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做听译的训练,要是碰上感兴趣的节目就顺手把生肉做熟放到论坛上去。不出半分钟沙发就被抢走。叶修瞄了一眼,抢沙发的是ID名为蓝桥春雪的论坛成员,叶修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三点十分,一不是课间二不是下班时间,那么此人不是上课开小差的学生就是摸鱼的上班族了。

 

1楼:蓝桥春雪

抢到君莫笑大大的沙发了!Lucky~~

 

 

2)

傍晚蓝河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生命力,叶修给茉莉浇水的时候都能闻到一种类似死神来了的不详气息,下意识地将宝贝花挪远了点。叶修算算时间差不多可以把红烧肉拿出来安慰一下受了一天罪的小朋友,却在快要开口的时候听见了一连串混杂着大笑的音乐和人说话的声音。

当然了说的不是普通话。

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白天听译的视频,这孩子也看这节目啊?

叶修凑过去瞄了一眼,蓝河全神贯注盯着屏幕没有感到后面过来一个人,这个节目就目前来说只有自己在做,因为其中大量的梗和俚语给译者增加了不少难度,很少有字幕组尝试,也就叶修这样没事喜欢给自己整点花样才会干这个。

节目结束之后蓝河似乎意犹未尽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下一期要等多久了……”

看来是个小粉丝呢。叶修想到。

 

两人看上去是完全不同的类型,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将彼此生活中交叉的部分处理得堪称完美,仿若一只切入热黄油的餐刀,严丝合缝,丝毫不爽。从不过问对方未曾展露在阳光下的任何事情,保持缄默,保持距离,却又在奇异的地方亲密无间,默契无比。

 

第二天,第三天,蓝河依旧在早餐的香味中散发睡眠不足的低气压或者强行压下那么一两个哈欠,叶修依然在蓝河不在家的时候进行枯燥却必要的练习,手边的稿纸越堆越高,终于在某一天叶修弹烟灰的时候轰然倒地。轻薄的纸张在日积月累之后砸到地上的力度堪称震撼,叶修弯腰拾掇好残局,心想着今天晚上吃些什么。

蓝河回到家还是摊在沙发里,目光呆滞行动迟缓,片刻过后找到了一点还活着,还没死的实感之后点亮手机再次翻看那段视频,笑料已经不新鲜,段子早就烂熟于心,那些需要暂停看大段注释才能闹明白的梗也已经不再陌生,蓝河还是会在它们出现的时候暂停下来,一字一句认真看完,再继续让时间轴继续运转。叶修抽着烟坐在他对面,那时蓝河仿佛整个人的生命力都在那一双神情专注的眼睛上。

“眼睛好痛……”看完之后蓝河小声抱怨,叶修闻言笑道,折腾了一天,回家就歪在沙发上看那么久视频,眼睛不疼才有鬼了。

蓝河像个被老妈训斥了得青少年一样别过头,乱糟糟的头发让他看起来真的就像一个贪玩误事的孩子,而那一身有些凌乱的西装却又提醒着叶修这是一个正在被现实锤炼的社会人。稚嫩与成熟在他身上体现出了一种青黄不接的诡异感觉,如同一个孩子,偷偷穿了家长的衣服。

“吃饭了,去洗手。”叶修随手揉了那乱糟糟,毛茸茸的脑袋。

嗯,软软的。

 

 

18楼:蓝桥春雪

下一期还要在等四天,整个人都不好了!

 

 

3)

因为那个蓝桥春雪,叶修也开始频频登陆节目组的网站查看节目单,虽然节目单是固定的,但是临时跳票也不是没有可能。叶修每次看到蓝桥春雪的回复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蓝河的眼睛,心情也有些急躁了。

怎么还不更新。

仿若回应期待一样,真的在预告的那一天新的一期节目按时播出,由于是深夜档,叶修不得不熬着点一遍遍去听那些语速过快的对话,去分析那些字里行间的调笑和讽刺有什么意味。一晚上过去也只能勉强把文本做好,做字幕再压制上传明显时间不够了。

一个人果然还是有些勉强啊。在厨房煎鸡蛋的时候叶修打着哈欠。

“你也没睡好啊?”身后带着困倦鼻音的蓝河揉着眼睛给自己倒咖啡,“我昨天做了一晚上噩梦。”

“说来听听。”叶修把鸡蛋装盘,给蓝河递过去。

“大部分的都忘了,就记得一个,我浑身上下长满了刺,流了好多血。”蓝河顿了顿,“一群人围在我周围,很害怕的样子。”蓝河说着说着就把脸埋到盘子里去了,叶修提溜了一下蓝河的衣领,“我知道自己手艺不错,但是你没必要用这么隆重的方式表达你对这个煎鸡蛋的喜爱之情啊。”

“唔,流黄蛋我确实很喜欢啊。”顺竿爬的青年暖暖地笑了出来,“就是下次少放盐。”

“知道啦知道啦。”

中午睡了一觉将视频做好上传,审核通过之后叶修一该改往日懒散作风,开始不断按F5刷新页面看回复,一分钟之后有人抢沙发,却不是那个熟悉的ID。

啊,不摸鱼了吗……叶修想到。

 

一直到六点半的时候,叶修收到了蓝桥春雪的新回复。

叶修悬了一天的心情终于落地了。

奇怪,我紧张个啥。

 

529楼:蓝桥春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哭瞎了!!!果然抢大神的沙发是凭缘分啊,但是更新了好开心!先表白大神!!

 

 

4)

“又在看那个啊?”叶修擦着手上的水。

“今天更新的,发布的时候我正在开会手机都关机了,下班的时候路上刷论坛的时候发现的。”蓝河疲惫的声线里带着一种苦涩的满足。带回家的工作依然很多,而可以让他抛却烦扰安静享受的人生,似乎只有下班回家后,享用精神食粮的这短短十几分钟。

视频结束,就是面对现实的时候了。

加班欢迎你。

 

“我昨天又梦到那个了。”第二天蓝河起的似乎比平时早那么十几分钟,“刺似乎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我拔不掉,会疼。”

下午的时候蓝河回来趴到沙发上就不动了,都没去复习视频。

叶修心中一惊,冲过去摸蓝河额头的时候把笑笑吓得钻进沙发下面。

好烫。

 

医生诊断是过度劳累和精神压力太大,排除了病理性的可能,叶修长舒一口气将蓝河背了回去。站在面对面的两扇门中间犯难,思忖片刻还是把人背进自己房间。

所以蓝河睁开眼睛犯迷糊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往自己的方向逼近,似乎下一秒就会被埋葬其中。

看清楚了之后才发现那不过是堆到天花板的书。

“好多书……”蓝河嗓子无比沙哑。

“搞翻译的都这样。”叶修给蓝河喂水。

“麻烦你了……”蓝河乖乖喝水。

“不客气。”叶修语气十分平静。

无话。

现在是半夜三点。

蓝河依旧烧着,不一会儿就晕乎过去了。但是很有良心地在晕过去之前让叶修去自己房间休息。

叶修也不跟他客气,带着睡衣打开了对面那扇门。

满屋子陌生的气味。

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的气味都是敏感的。叶修感到这里的气味比起自己的要柔和更多,仔细想一想,跟蓝河刚来的那天闻到的差不多也是这类似的气味,,但是那时候还混合着三天没通风带来的沉闷,以及许些自己残留在这个家中的气息,和现在这泾渭分明的亲疏有别比起来,亲切到几乎暧昧。

但是意外地,领地意识和笑笑一样强的叶修并不反感。

深呼吸,吐气,环视房间。

乱的啊。但是人却看上去井井有条的。

“欺诈啊。”叶修尾音带笑。脑袋沾这与房间气味相同的枕头上时,嗅到了一丝丝的清凉。

据说枕头上的气味是最接近本人的。

叶修就这么丝毫没有障碍地睡着了。

 

5)

第二天蓝河依然烧着。

“给你请过假了,昨天看病的时候。”叶修在熬粥,蓝河靠着门框点头。说谢谢。

“睡得好吗?”两人能同时问。

叶修回头,蓝河虽然脸色很难看但是表情还不错。

“梦呢?”叶修问。

“梦见自己变成一朵玫瑰花。”蓝河十分轻松地说。

原来那些刺是这么回事。

然后呢?

然后被一个穿着打扮很奇怪的人摘走了。那个人背着一把伞,红色的。

那个人身上有烟草味。

跟你枕头上的很像,所以我就成了独一无二,身上带有烟味的玫瑰花了。

 

“听起来真不错啊。”叶修笑道。

“是啊。”蓝河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背后,连带着一个有气无力,但是十分认真的拥抱。

 

END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老叶和小蓝情人节快乐啊【捂脸 

 

  149 4
评论(4)
热度(149)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