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叶蓝+三少生贺】闹你咋的

闹你咋的

 

大艺术家(预备役)叶X医生蓝

年下注意

 

三少 @漫三少一时兴起 生日快乐~~爱你哦!

QAQ写完一看时间才知道迟到了

手速手速你为什么不能快一点…………

 

叶修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医学院主楼的那个小露台。阳光的角度和记忆中丝毫不爽,就连微风吹送到脸上的力度都没什么不一样。但是他早就不去那里写生了。茫然地眨眨眼睛感到身子一边是沉甸甸的一边是空荡荡的。沉甸甸的是四肢,空荡荡的是五脏庙。

忽然才想起来浪过头结果积攒了大半个月的稿子给自己再一周内赶完,绷着神经交完稿之后整个人就陷入了那种手术台上丧失了求生意志的状态,两眼一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肚子疼啊……叶修心想。

“三餐用泡面应付,熬夜,抽烟。胃炎,轻度贫血,营养不良。现在感觉肚子疼是不?该。”

叶修愣了会儿,然后转脸看见了坐在自己床尾正在削苹果的人。他把苹果削好之后切成几瓣,用刀尖叉起一块喂进自己嘴里。然后用刀尖指了指叶修头顶,“你现在还不能吃东西。”

叶修现在浑身脱力不能动弹,勉强翻了翻眼皮。

三大袋颜色各异透明度不一的液体悬在头顶,通过滴管针头进入自己的身体。

“小蓝……”叶修一张嘴就是一股声嘶力竭的味道。

“嗯。”蓝河继续吃苹果。

“你回来了啊……”

蓝河挑眉。

 

叶修大一那年蓝河已经大五了,最后一年正是在给自己出国拼资本的时候,成天泡在附属医院的研究室倒腾或者坐在各个科室轮班。最闲的时候是帮导师扛尸体。一带带的尸体一个个扛到主楼的停尸房。这原本是大一新生的工作,给他们练练胆子也杀杀锐气,结果团支部一个电话过来说要开大会,小兔崽子们欢呼着跑了,气的老教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原本要贡献给电影和爆米花的下午就这么贡献给了尸体和楼梯。

其实也没啥,三个尸体袋子很快就搬过去了。然而停尸房在主楼楼顶,采光是整个学校所有院系的主楼中最好的。中午学生们下了课从这里出来的时候能用脸挡太阳。当时这么设计是为了压阴气,然而丝毫没有考虑到被尸体晃花眼之后一出来就被阳光直射的孩子们是多么想要自戳双目。所以医学院的新生教育第一件事就是,观摩完尸体出门之前一定要先把墨镜戴好。至于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学生怕麻烦不愿意摘墨镜,于是浩浩荡荡在摸完尸体之后成群结队去食堂是个什么奇观,每一届有每一届的不同。蓝河那一届是跟着当时最有人气的喻文州和黄少天混的,所以大家私下也就评价是“衣冠禽兽但是我喜欢”这个等级,但是在医学院传说魏琛和方世镜那就完全不是这样了。“当时魏老大喜欢点名,手上又拿了个钢笔装的还是红墨水,结果一不小心墨水漏了一手,后来我们下楼去食堂,当时那场面,小蓝河你见过摩西分红海没有?”

那叫黑帮刚火拼完老大带着小弟们开饭。

全部搬完太阳也差不多开始泛出橘黄色了,蓝河一开门就习惯性低头躲避阳光,低头眯眼的那一瞬看到了一个斜斜的影子,抬头看到了一个人正背对着自己。

那个人一手捧着速写本一手在上面写写画画,蓝河心想估计是来取材的艺术系学生。其实学校的环境倒是很不多,春天来学校赏樱的游客也不少,平时在各个学院取景地艺术生也不罕见,但是这位取材取到停尸房门口的……

我敬你是条汉子。

停尸房的门移动起来几乎是没有声音的,但是前面的学生还是浑身一抖带着“我身后是不是开了鬼门”的疑问表情回了头,看来阴气确实重得邪乎,蓝河赶紧关门走到阳光下,否则浑身的骨头缝都要开始冒冷气了。

蓝河和叶修就是这么认识的。、

这是艺术系大一的新生,修的是油画。

“哦,原来是大艺术家。”蓝河晃着烧杯里的咖啡说道。

这跨院系跨年级的友谊在聚少离多的一年中以一种非常顽强的生命力维持着。大学生活中的第一个学期结束后,再踏上回家的火车之前叶修对蓝河表白,带着还未褪尽的稚气和露出了许些苗头的锋芒,在一个傍晚的余晖中让蓝河感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心头一紧的感觉。

后来蓝河当然是拒绝了。这跟两人都是男子关系倒不大,主要是,蓝河毕业了就要出国了。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于是下半学期一开始两人之间的关系带了点在那个季节里提前了许些的凉意,却在之后到来的寒冬里温暖了彼此。

 

“真的回来了啊你……”叶修盯着蓝河五年来都没怎么变的脸说道,想要伸手去摸一摸他的脸,手臂却不听使唤。只能用眼睛看着他。

蓝河用一样的眼神看着叶修,仿佛是想看清楚这些年里他有怎样的变化。叶修忽然会想起在机场送他那会儿,自己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醋意说,到了国外当心那里的妹子,像你这种把科研当对象的纯情处男,人家一个口哨一个眼神就把你拐跑了。蓝河带着一种“你就装吧”的心情听完,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哦,那我还真的要期待一下了呢。”

 

“所以,”叶修盯着天花板开口,“你真的被人家妹子一个口哨一个媚眼勾跑了?”

蓝河内心笑的翻天覆地。天了噜这个小孩儿现在的表情,其醋意不论是莫名其妙的程度还是纯度都不减当年啊。

蓝河依然一本正经,拿出当年“衣冠禽兽”的范儿拍拍袖子,“抛媚眼吹口哨的妹子当然是到处都有的,毕竟我对自己这张面皮还是很有自信。”说罢偷瞄叶修一眼,嗯不错还绷着,搁五年前只怕是快要哭了吧。

“但是那些妹子都不会画画。会画画的取景也不会跑停尸房门口。”蓝河翘起一条腿,一手撑着下巴眼中带着笑意看向叶修。

 

叶修第二天就出院了。但是接下来的很长一段事件他都会用各种手段把自己弄进医院。

“你到底想怎样啊……”蓝医生手里给病患挂上药水,将眼神磨成手术刀。

“不进医院就见不到你的人,我也是想你想得紧才出此下策啊。”叶修用没被扎的手拉过蓝医生的手蹭了蹭,“真的是想你想得紧啊……”

蓝河嘟哝着由着叶修蹭啊摸的,呼噜了叶修脑袋毛之后说乖我等会再来看你。

当然了有时候“运气不好”碰上黄少天来坐班叶修就会非常不配合医护人员的工作。刚开始大家还会笑着说只有蓝医生制得住,后来黄少天白眼一翻说这根本就是变相秀恩爱。

“叶修你不要太过分啊你当心我把保安叫来,知道你不讲道理但是您老人家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讲道理啊喂!。”黄少天捏着针头额头直抽抽。

“怎么说话呢我这是想我对象想到茶饭不思了好么。”蒙着脑袋的叶修回呛道,“这手认定只能让小蓝扎针别人过来它会很不安地乱晃要是扎歪了我不能画画了谁来养家糊口!”

黄少天已经处在临界点;“我记得你不是左撇子吧?”

叶修表示我就要蓝医生过来哼唧。

“算了,左右这家伙也没别的事情先晾着吧,等小蓝河查房查完了让他过来好了。”黄少天叹气,“你要是想见他直接来医院就好了,又不是多远的路……”

叶修不说话。

 

后来等到天都黑了,叶修都快睡着了,忽然闻到了甜甜的香味。

“睡着了吗……”隔着被子都能听出蓝河的沮丧。

“差点就睡着了……”叶修掀开被子露出半颗脑袋,蓝河舒口气开始给他挂药水,然后打开了外卖盒子,里面是粥和配菜。

叶修端起碗之后用眼神询问蓝河,“查房休息的时候吃了点东西,现在还不饿。”等叶修吃完之后捏着他的下巴左右看了看,“嗯,脸上有肉了。”

叶修闻言开始严肃考虑以后要用什么借口跑来住院。

“你够了啊,住院部没那么多床位给你闹。”蓝河一眼看穿了叶修的小算盘,两人沉半晌,蓝河忽然咳嗽一声,“是说,学校给我分配了宿舍,两人间,我室友去外面租了房子所以空出来了,你……”

后半句被叶修放出万丈光芒的眼睛打断了。

再后来总是往住院部跑的叶修转战蓝医生的科室。

在不显眼的角落里要么端着本子要么支着板子。

后来医生们打招呼的方式从“吃了吗?”“没吃。”变成了“又来了?”“来了。”

蓝医生好幸福呢~护士门都说。

幸福个鬼哦,一天到晚闹我。

闹你咋的。就闹你一个。

好好好。你是病人你有理。

 

END


  160 16
评论(16)
热度(160)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