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多重宇宙与马可波罗 (下)

前排艾特吾友 @萧昱然🐤 

感谢阅读


前文请走:多重宇宙与马可波罗 (上)


9.

四个多月的分别从未感到如此长久。以至于玛丽琳看到纳斯的瞬间,有种恍若隔世的不实感。她依然没有带手帕的习惯,泪水在眼眶中打着转,就快要兜不住了。

“妈妈……”汉娜仰着头,举起纯白的亚麻色手帕,上面有笨拙的蝴蝶刺绣。蓝色的。

那是汉娜从出生到现在,最熟悉,最喜欢的颜色。

回到家后纳斯将礼物分给大家,玛丽琳的香水,詹姆斯的领带夹,汉娜的礼物最多,各种口味的糖果和五颜六色的发饰。纳斯看着自己最小的妹妹。蜜色的额头发泛着鎏金,比玛丽琳的颜色更淡,却比黄金色更加庄严。她的眸子是极神的褐色,光线较暗的时候几近黑色。阳光下看上去仿佛透明。

当天晚上,一家人经过了愉快的晚餐之后,汉娜洗过澡跑到哥哥房间里要求帮忙擦干头发。纳斯笑着答应了,厚厚的毛巾搭在湿嗒嗒的头发上轻轻擦拭,汉娜眯起眼睛说,“我也想要黑色的头发,跟爸爸,纳斯还有莉迪娅一样。”

纳斯擦头发的动作停下了。

“小糖豆,你不需要那样。”纳斯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你不需要像任何人。你就是你。”

“可是,纳斯以前也不是黑色头发……”汉娜玩着手指,低声辩驳。

纳斯德动作顿了顿。

是啊。

为什么呢。

纳斯沉默着擦干了汉娜的头发,毛巾撤去之后汉娜依然坐在原地没有动,而纳斯也并不希望她就此回到自己的房间,于是将下巴抵在汉娜小小的发旋儿上,叹了一声。

汉娜似乎从这一声叹息中明白了什么,她抿抿嘴。

“糖很好吃。”

然后转身亲亲他的脸,回到自己的房间。

 

10

天气慢慢变热了,夏天意味着冰镇的饮品还有游泳池。门口的湖是一家人心照不宣的伤痛,所以詹姆斯想要游泳的时候还是会选择公共泳池。

而纳斯即便学会了游泳,依然对此十分抗拒。詹姆斯尝试一次未果之后就宣告放弃。纳斯于是认为自己就有一整个暑假的时间和自己的望远镜和宇宙相亲相爱了,然而事实证明他还是错了。

因为这次詹姆斯多了个有力的增援。

“纳斯,教我游泳吧。”

汉娜抱着纳斯德腰仰头说道。

“爸爸没有教你?”纳斯感到十分惊奇,詹姆斯生平最喜欢的事情,一是怂恿自己的孩子广交朋友,顺利融入人群,第二件事就是交他们游泳。纳斯的游泳史充满了阴暗的伤痕,他一辈子都不想再提,莉迪娅则是铁了心不想理会,但是汉娜?

“爸爸没有教我,因为妈妈不让。妈妈不想让我游泳。”汉娜没有说出来的那句话纳斯一想便知,游泳似乎成了一项高危运动。可怜的玛丽琳似乎在某些方面养成了一种近乎偏执的习惯。不允许詹姆斯教汉娜游泳,她认为就算汉娜学会了,一旦入水了还是有危险性,最好的办法是干脆远离。父女俩对此哭笑不得,但是只能遵从,毕竟这并不是十分无理的要求,而且凡事总有回旋的余地和转机。另一方面,玛丽琳变得非常在意汉娜的看法,在外人看来,李家的小女儿似乎被宠爱过了头。

“也没什么不好,女儿还是宠着些好啊。”对此,詹姆斯笑得乐呵呵的。

纳斯摸着汉娜的脑袋说好吧。

心中五味杂陈。

 

11

詹姆斯还有一些收尾工作,便驱车前往学校,送汉娜去游泳池的工作就落到了内斯的头上。他开着玛丽琳的车前往那个他内心十分抗拒的地方。原本想和汉娜说今天先回去,明天让爸爸送来,但是看汉娜一脸的期待,忽然觉得,这样做对她是否有些过分。

但是,那些曾经加诸自身的伤痛,他不希望汉娜再经历其中万一。

所以在进去之前,纳斯和汉娜做了约定。

“汉娜,换衣服的时候一定要快,别人看你的时候不要理会,看好自己的衣服和物品,别让他们离开视线。”

“好。”

“游泳的时候尽量呆在浅水区,我会跟你在一起。”

“好。”

“到时候别人说什么你都不要在意。你是爸爸妈妈的孩子,是我的妹妹。你是美国人,也是中国人,你要引以为傲,知道吗?”

“我知道的。”汉娜点点头。

“还有啊……”到了纳斯最不知该如何开口的部分。

“如果,如果有人邀请你玩游戏,你,你不要去。”纳斯闪烁其词的样子让汉娜有些疑惑,她知道哥哥所指的游戏应该不会令人愉快,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游戏会令人不愉快。

被保护得很好的汉娜不知道人言可畏,也不知道怀着疏离和排斥的眼神比拳头和咒骂更伤人。他自己尚不能游刃有余,更何况是还没有见过人心可畏的汉娜。

汉娜看见纳斯眼中的伤痛和挣扎,眨眨眼,深棕的眼瞳看起来更像是透明的蜂蜜。

她说,好。

 

12

玛丽琳就没有一次犹豫过要不要问汉娜去当医生吗?她当然有,而且不止一次。让她犹豫的根源来自两方面,一是不愿意重蹈覆辙所带来的隐忍,二是汉娜惊人的天赋带来的诱惑。

汉娜在认定一件事情后可以做到难以想象的心无旁骛。

纳斯让她快点换衣服,不要理会身边的人怎么看她,她就真的能屏蔽掉这些叽叽喳喳的背景音。

确认无误之后,她在其他人能够上来找她麻烦之前蹦跳着出了更衣室,飞扑到已经换装完毕,肩上搭着后毛巾的纳斯。

“准备好了?”纳斯问。

“好啦!”汉娜开心地摇晃着手臂。

 

13

不知道是他们在避开人群这一点上有些天赋异禀还是人们有意无意地疏离,汉娜和纳斯非常惬意,或者说潜意识里还是觉得有些寂寞地在游泳池的一角做基本练习。纳斯让汉娜扶着栏杆,自己虚扶着汉娜的腰指导她用双腿拍水。兄妹两人都如此投入,以至于全然没有注意四面八方投过来的或是好奇或是轻蔑的眼神。

直到一个抱着红白条纹游泳圈的小孩子游过来礼貌地打断,问纳斯可否邀请汉娜来玩马可波罗的游戏。

纳斯的手瞬间收紧,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抱紧了汉娜,不想让它过去,但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就被邀请的汉娜感到了被重视的快乐,至少在最开始是这样想的,直到回忆起之前纳斯在车里对自己说的话,汉娜犹豫了。

“纳斯?”汉娜仰起头看着纳斯,纳斯德脸冷冰冰的,眼神却是飘忽不安。

小孩儿见他们半天没有反应,又见汉娜的脸上带着疑惑不解,便误以为汉娜也是个喜欢玩,但是被家长管得很严的孩子,索性趁着纳斯走神的时候将人拉走。纳斯回过神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想要将她拽回来,但是被家长拦了回去。

“就让小孩子好好玩嘛。”

他们说着。

 

14

于是七八个孩子,在泳池里玩起了带给纳斯无尽屈辱的马可波罗。

起初纳斯十分担心汉娜会是抓人的那一个,但是拉她入伙的小孩似乎很护着她。几场下来似乎还能让人放心。但是常年敏感于他人眼神的纳斯觉得事情可能没这么简单,果然,当汉娜玩的忘了形,被人抓住之后纳斯德心都被攒紧,在汉娜闭着眼睛喊“马可,马可”的时候,其他的孩子渐渐远离了她。

跟十几年前,完全一样的情景。

纳斯觉得视线发黑,浑身冰凉。

当汉娜感觉的奇怪,转了个身继续喊的时候,其他的孩子也转了身。

那些家长,也没有人上去制止。

纳斯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但是他动不了,说不出。

习惯了吗,不在乎了吗?

骗谁呢。

 

15

“波罗,波罗。”

清脆的童音传来,打破了僵局,让纳斯也恢复了一些神智,他记得那个声音,是邀请汉娜去玩游戏的孩子。

果然,当他出声的时候,其他的孩子立刻对他怒目而视,但是他好像没看见似的,继续提示着汉娜。

人群散开,只留下了他。

聚集到汉娜身后的人忽然开始大喊“波罗,波罗!”

汉娜愣了一会,转身了,身后的孩子立刻散开。

纳斯感到齿冷。

面对汉娜的孩子锲而不舍地喊着“波罗,波罗”。一次又一次地被盖过,见汉娜似乎打算转身离开了,他急忙游上前,想去抓住她,想去替代她。

忽然,不知从哪来的一只手制止了这种行为,小孩子带着泪痕抬头,看见了一个不认识的人,高大的身体上,结实的肌肉呈现蜜色,短短的头发是深棕色,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看着渐渐远去的汉娜,大声喊着“波罗”。

汉娜忽然欢喜起来,转过身来,任凭身后呼喊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切,义无反顾地朝着声源几乎是无师自通地用蛙泳游了过去。

“杰克!”几乎是在碰到他的一瞬间,汉娜开心地叫出了来者的名字。

纳斯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满脸泪水。

 

16

“没想过你把头发染黑了。”杰克在纳斯冰冷的瞪视下摇了摇手中的烟,放了回去。

“或者说,根本没想过还会见到你。”杰克挠了挠脑袋,声音中甚至听得出许些释然。

“彼此彼此。”纳斯转过头平视前方。夜晚的湖面很平静。一如多年之前。

气氛有些凝固。但是没人想打破它,杰克为这意想不到的重逢感到一丝不真实。他以为纳斯从此就真的和电视上的宇航员一样抛下着一切再也不回头了。而杰克甚至连挽留的权利都没有。

“那个,”纳斯艰难地开口,仿佛做足了心理斗争。

“什么?”杰克扭头,发现那双眼正看着自己,务必认真,却无比挣扎。

“谢谢你。”

杰克微怔,随后意识到他是在说下午游泳池里的事情。

他眨眨眼,忽而从纳斯的眼神中,发觉他的感谢所蕴含的时效,要比这一个下午多出更久更久。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17

“不客气……”杰克的声音轻到几乎听不见。

好在,夜晚足够安静。

 

18

我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告诉你。但是那一页早已翻过,连带着你最深最深的伤口。如今你终于能够重新开始,我又如何忍心旧事重提。

杰克小心翼翼地,从手指开始,慢慢靠近。

纳斯垂眼,头扭了回去,看着湖面上的月亮。

不急不急,杰克想。

从此往后,我什么都不会再瞒着你。

 

END


  46 5
评论(5)
热度(46)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