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多重宇宙和马可波罗(上)

注:

此文为美国华裔作家伍绮诗(Celeste Ng)的作品《无声告白》(everything I never told you)中女主角莉迪娅的哥哥纳斯,和杰克·伍尔夫的同人。要达到本文的最佳阅读效果请先看原著。

因为本文带有严重的剧透性质。

吐血推荐原著。

麦考利夫是原创人物,原著中没有此人。

感觉纳斯和杰克就是20世纪的傲慢与偏见……

前排艾特吾友 @萧昱然🐤 

后文请走:多重宇宙与马可波罗 下  

1

从哈德伍德前往马萨诸塞的飞机在下午四点起飞。纳斯看着手边的行李箱默默叹气,抬眼看着玛丽琳和詹姆斯,还有他的小妹妹汉娜。

玛丽琳没说好好学习之类的话,倒是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唠叨了半天,比如好好照顾自己,多和家里写信打电话,长途话费自然是家里出的。言辞眼神之间的小心翼翼让纳斯觉得玛丽琳成了一只惊弓之鸟,哪怕只有一丝丝的期待也能将自己的孩子压垮,丝毫没有意识到纳斯已经不再是个毛头小子了。

詹姆斯还是老样子的希望儿子能在学校里多交朋友。这一点纳斯并没有感到意外,所以在听到“朋友”二字之后甚至带着一点“我就知道”的小小得意笑了笑,詹姆斯以为这代表着一种肯定和承诺,原本有些躲闪的眼神忽然像是得到了鼓励一样,发自内心地喜悦起来。

他的父母啊,依然这么简单,又如此艰难地被孩子的一举一动满足着,取悦着。

只有汉娜,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仍带着甜美的笑容挥着小手,对哥哥大大方方地说着,再见,再见。

 

2

红砖墙,常春藤。

坐在图书馆门口的台阶上读书的人垂着蜜金色的柔软头发,他们的眼睛或是湖蓝或是翠绿,棕色眼睛的纳斯在与人说话时总能从这样那样的眼睛中看到惊异和好奇,随之而来的就是转身离去之后的窃窃私语。

不要在意,纳斯告诫自己。不过是基因的一点概率问题。想想莉迪娅,想想她天空一样的蓝眼睛。

如果是蓝眼睛,就好了。

纳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么想着。

 

3

曾经深受哲学家欢迎并一度被认为是迷信的宇宙学成为科学家的新宠还没有太久。原始大爆炸理论才刚刚完成助跑后的惊天一跃,它为宇宙学开启新的时代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多重宇宙的构想和假设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

我们所存在的世界,激情澎湃的教授是一未多重宇宙的忠实拥趸,在课程上反复强调多重宇宙的合理性和必然性,“你的身体里有多少个细胞在新生和毁灭,在我们的视野之外就有多少个宇宙正在延伸和坍缩。”

纳斯看着黑板上奇形怪状的概念图感到不可思议,他想看的不过是亘古到如今一直都在他头顶的那一个而已。那个他曾经设想过,只有无边星辰和大爆炸的回响,笨重的宇航服,推进器,还有无边的寂静。

但是他并没有考虑过什么事多重宇宙,也不会感兴趣。

“试想这样一种情况”,教授扶了扶眼镜继续,他身上带有某些传道士一样的使命感,“我们在这个世界迎接死亡之后所到达的另一个世界,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平行宇宙,在这个世界里可能任何自然法则都是相反的,或许我们会在这里见到自己三代以上的亲戚,甚至是史前生物!”教授手舞足蹈起来,与其说是教授更不如说是一个热情的表演者,无比迫切地想要将自己的一切都通过肢体语言表达出来。在座的学生或嗤之以鼻或认真思考,只有纳斯抓住了其中的一句话。

在我们生存的世界中,或者应该说,宇宙中,死亡的人,会在另一个宇宙里生存下来?

这种类似于死后进入天堂一样的假说和以前在教堂里听到的版本有任何区别吗?

他的莉迪娅,当然是要去天堂的。

然而自杀者注定只能下地狱啊。

 

4

原本带着一丝怒意抛诸脑后的想法并未完全忘却,纳斯久久不能忘掉这个说法。一个有着不一样的自然法则的世界,教授说,在那个世界,哥伦布并没有发现美洲,亨利八世只娶了一个老婆,中世纪是个幸福富饶又健康的时期。

而纳斯想到的只有莉迪娅。而她,没有死。

没有死。

纳斯从床上弹了起来,没有母亲沉重的期待,没有父亲愚蠢笨拙的关心,也没有来自自己的伤害。

最重要的是,没有杰克,没有来自他人的议论和排挤,莉迪娅会十分的受欢迎,她成为了自己,而不是母亲希望成为的人。

纳斯想到这突然开心了起来,莉迪娅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呢,她不想当医生,她当然不想当医生了,或许她会成为明星,她那么美,一定会被星探相中,去好莱坞拍些个电影。她也许会成为舞蹈家,也许会成为普通的家庭主妇,嫁个好男人,或者,纳斯带着私心,成为了宇航员。坐着火箭冲上宇宙,去测量星星之间的距离,计算宇宙的直径。

这样,似乎也不错。纳斯带着这样的想法,心头忽然轻松多了。

第二天的宇宙学课程,听起来似乎也不像布道那样无聊了。

 

5

“嘿纳斯,今晚的聚会你要一起来吗?”同寝室的麦考利夫是个脸上带着褐色雀斑的加拿大人。金色头发在太阳下闪闪发光。卷曲的发梢和开朗的性格一样讨人喜欢。

纳斯以前从未收到过这样的邀请,他犹豫了,下意识地,他抬头看了看麦考利夫身后,装作讨论笔记的一圈人,脸上带着熟悉的深情。

那是,等着看好戏的眼神。

纳斯眼中幽微的喜悦被冰冷的疏离代替,礼貌地摇摇头,“你们好好玩吧。需要我给你留灯吗?”

后来他背着书包离开了教室,踏出教室门的瞬间,身后爆发出的哄笑几乎是迫不及待的。

“我都跟你说过了,中国人都没什么情趣。”

“中国人要好好读书,聚会什么的他们才没兴趣呢。”

纳斯低着头,拽着书包带的手收紧。

晚上,空荡荡的寝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书都摊在眼前,他一个字都看不进去,脑子里回响的都是同学们的讥诮。中国人,中国人。这个单词中包含着的轻蔑和嘲讽让他想要用力砸坏点东西发泄一下。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怒意的积累,他冷静片刻去开门。

“请问是纳森·李,李先生吗?”

“是我。”

“请到传达室来,有您的电话。”

应该是爸爸妈妈打来的,纳斯想。

开学一个多月了,自己居然忘了写信回家,打电话也没有。

被内疚席卷的内心忽然没多少地方拿来生气了。

 

6

“喂,妈妈,是我。嗯……我很好,没事,吃得惯,好的……”

玛丽琳的问候琐碎又小心。先询问身体,然后是住宿,接着是饮食。兜兜转转问了很多就是不愿询问学习。她生怕自己哪怕一点擦边球也能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纳斯暗暗叹气,自发地聊了起来,聊物理,聊星星,聊大爆炸。玛丽琳几乎是受宠若惊地听着儿子口中那些曾经熟悉的,或者陌生的字眼,听到后来,视野中窜出来的白色让她疑惑地低头,才发现自己已经流泪不止,汉娜举着一块手帕,准备擦拭。

詹姆斯接过之后,犹豫片刻还是选择了那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校园生活是否习惯,有没有交到好朋友。纳斯想到了早些时候那个不怀好意的邀请,内心的愤怒忽而藕断丝连起来,他握紧了听筒,低下头,他艰难地吞咽,仿佛得了重感冒一样喉头堵得难受,他想说我很好,我们昨天还有聚会来着,麦考利夫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姑娘们也很热情。

但是他张开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想到了坐在楼梯间听着忙音装作煲电话粥的莉迪娅。想到了捧着一摞自己并不想看的书说谢谢妈妈的莉迪娅,想起了并不开心,却强颜欢笑的莉迪娅。

那一些虚伪的快乐曾经带给父母莫大的欣慰。

却在假象一朝散去之后,打来最沉重的伤痛。

“爸爸……”纳斯好不容易找回了声音,他的双手,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但是声音却出人意料的平静。

“嗯,我听着。”詹姆斯似乎从中找到了鼓舞,字里行间藏着隐而不发的雀跃。

“我,我没有交到朋友。一切还是跟以前一样,他们……他们并不欢迎我。”开了这个头,纳斯感到一切都轻松多了,好像藏匿了多年的秘密不用继续保守,编了几年的谎话不用继续圆谎。他若无其事地说着自己的遭遇,那些话里有话,那些从小到大都如影随形的排斥似乎成了他的老朋友。

“爸爸,我想,我并不需要朋友。”纳斯说着。

詹姆斯听完久久没有回复,纳斯感到一丝紧张。

因为自己这句话意味着父亲多年所追求的,所向往的,所期待的,被自己宣判了死刑。

“好吧……”詹姆斯说完,补充了一句,“汉娜很想你。你们说吧。”

然后就轮到了他的小妹妹。

“嗨,我的小糖豆。”纳斯笑着说。

听筒那一边传来软乎乎的笑声。

纳斯的眼睛弯弯的。他不知道,自己笑起来的时候,也是有酒窝的。

 

7

第二天是周日。纳斯去了一趟理发店,原先理发师看他的眼神还略带不屑,在听完他的要求之后就变成不可理喻了。

但是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于是第二天当纳斯顶着一头黑发上学的时候,全班人看他的眼神就不是嘲弄或没兴趣,而是目瞪口呆了。

毕竟那个时候,黑发还并不是很常见。更别说全班仅此一家别无分号了。

纳斯看着镜子里除了五官更加深邃之外简直和詹姆斯一模一样的脸表示很满意。

从此纳斯成了系里最有名的人。但是依然,没有什么人愿意和他搭话。

但,谁在乎呢?反正纳斯感觉挺不错的。

 

8

回到米德伍德之后迎接他的是父母惊讶的眼神,随后父母表现出了不一样的看法,玛丽琳,即便经过了莉迪娅的不告而别,依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与众不同,哪怕只是看上去也好,她抚摸着儿子黑色的头发看着詹姆斯,“你们两个原来长得这么像啊!”

詹姆斯笑中带着点苦涩,没有多说什么。

汉娜说,我也想要黑色的头发。

她没说出来的后半句是:这样就和纳斯还有莉迪娅一样了。

纳斯笑着摸了摸她的脸蛋,没有说话。

 

TBC

 


  46 5
评论(5)
热度(46)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