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叶蓝】叶先生的十八次告白 7

7. 靠一下

连夜刷材料再加上睡觉蹬被子的后果就是一早起来发现自己发烧了。

许博远给自己围上围巾时一刻不停的碎碎念变得柔软而模糊,叶修努力想支撑住昏沉得如同刚撞了一天钟的脑袋但是无果,越是想维持清醒就越是感到脚步虚浮,这回是真的病得不轻。

叫了一辆车到楼下等着,上车之后叶修被车内沉闷的味道恶心了一会儿,许博远将窗户半开,接着叶修迷瞪着眼睛想躺下休息,被许博远提溜起来,“这样更容易晕,坚持一下医院马上到了,乖哈!”

前方司机被这哄小孩儿一样的说辞逗笑了,然而职业素养让他紧绷着脸,又快又稳地将人送到医院。

排队挂号的流程一向繁琐,叶修独自一人守着许博远的包和座位,本来就头晕目眩,加之身边大人讲话和小孩儿哭闹的声音简直是360度立体环绕,叶修感到自己现在有些恼了,伸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呼出来的气息简直能把自己烫到,头晕发胀,身体泛酸,哪儿都不舒服。

于是许博远穿越人山人海回到休息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快把自己团起来的叶修,几乎是飞跑着赶了过去,“叶修?叶修?”许博远轻声叫着叶修的名字,手一遍一遍地顺着他的背,半晌叶修一脸委屈地抬起脸,“你回来了……”

许博远感觉自己被当胸开了一枪,于是捧着叶修的脸柔声劝道:“对不起啊拍了这么久,这几天感冒发烧的人也多,总之先去听听医生怎么说,来我们先上楼,能动吗?”

叶修闭了闭眼,然后勉强站了起来,许博远挽着他一条手臂去搭乘手扶电梯。

候诊的人一排排坐在休息区等待叫号,许博远看了看,前面大概还有三十多个人,这个已经算是很好的运气了,两人坐下之后叶修立刻就把脑袋歪在许博远肩膀上闭眼歇息,呼出来的滚烫气息让许博远觉得热。其他人或是低声私语,或是大声吵闹,他们两个安安静静地靠在一起,许博远将叶修一只手紧紧握住,放在自己的口袋里,轻声哼着什么,让叶修觉得好歹不是那么难捱。

后来叶修从听诊到被领到输液室,到后来被扎针都是毫无知觉,只知道因为发烧而变得软绵绵的身体被稳稳支撑着,直到耳边忽然安静到让他感到一点害怕了,睁开眼睛看到了粉色的耳廓。

“蓝……”

叶修一开口都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到了。

“先别动,还有三个小时,冷吗?”许博远很快拿出了包里的毛毯,维持着身体的姿势不动单手给叶修搭上,叶修转动眼睛看到了被平放在扶手上的手臂,透明的输液管正源源不断往自己的身体里输送药物,也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除了头晕和依然呼吸灼热之外,其他的不适确实消弭不少。

……谁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呢。叶修想,看着许博远在身边,忽然安心了一大半。

“还冷吗?”许博远依然不敢随意扭头,毛毯下面握着的手收紧了,叶修蹭了蹭他的脖子,嗅到了熟悉的味道,感觉像是回到了舒适温暖的家中。没有药品和消毒水的味道,只有令人安心的体温和熟悉的味道。

“蓝……”

“我在。”

叶修闭着眼睛不说话,呼吸渐渐平缓,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听到许博远温声说“没事儿,睡一会儿吧。”

叶修不知道自己是否点过头或者哼哼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总之他在陷入睡眠之前在想,以后睡觉再也不能蹬被子了。

要把河河缠得紧紧地。

这样笑笑就不会生病了。

 

TBC




  134 17
评论(17)
热度(134)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