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叶蓝】鲸歌 4-6

4)

叶修大学时期修的是生物工程。读研转向学了海洋生物,由于导师研究了一辈子的鲸鱼,叶修受到一些影响也选择了和导师一样的方向,不过他本人对蓝鲸最感兴趣。读博期间由导师推荐,通过层层考核和长达半年的观察期终于进了研究院。现在是一个小组长,带着组员天南海北的跑是常有的事情。

一年之前,他们在一次国际合作考察行动中在靠近南极附近的海域发现了两头新生的蓝鲸,随即展开了监控和跟踪调查。半年观察期结束之后叶修带着一堆数据一名组员回国,余下的三名队员继续收集数据。于是接下来的半年中他每天都是研究院图书馆和家,三点一线雷打不动,整理繁杂的数据,裹着常人眼中十分枯燥单调的生活。

乐在其中的人自己知道就好了。

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收到全新的数据,他看着那些图片,看着一段段记录下来的文字,听着它们的声音,就好像这些小家伙就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虽然他们只是在后面默默看着它们保护它们,并没有真正打过照面。

叶修将那两个小家伙的照片打印出来贴在书桌前,撑着下巴一动不动地看。从第一次发现到现在一年过去,从体型到喜好无一不知,其中一只小兽背上的斑点比较特殊,背部左侧有一个很明显的勾月形状,于是大家给它起名叫小月牙儿。由于是个女孩子,组员都直接叫它闺女儿。另外一只是个男孩子,大家就叫他崽儿。

今天早上出门之前,叶修收到一条消息。

小月牙和崽儿被几只虎鲸袭击,崽儿拼着命扛下来让小月牙儿逃走,它自己成了靶子。

 

5)

叶修出门的时候感觉脚几乎抬不起来,但是整个上半身却是轻飘的,没有实感没有知觉。一头一岁多的蓝鲸被袭击,流出来的血腥味能引来的仅仅是周围伺机而动的其他虎鲸而已吗,小月牙儿肯定也受伤了,那些虎鲸得手一次难保不会想要得手第二次。崽儿没了,小月牙儿……他们一起长大,突然就没了兄弟,该有多伤心啊。

叶修撑着伞茫然地走着,脑子里都是一年来所有关于这两个孩子的大事件,发现它们的时候,两只小的跟着自己的妈妈浮上浅海,母鲸喷出的水柱很高,引得第一次上科考船的新人大声欢呼。后半年叶修都是在各种间接数据中了解它们的状况,想念得紧了就会听听录音,优雅空灵的鲸歌是安抚精神的良方,闭上眼睛就会觉得自己依然还在那条热闹的科考船上。

然而,没了一个。失踪了一个。

叶修一睁眼就是地狱,他看不清眼前的路,任由这身体的本能带着自己走,他不知道自己会去哪,只觉得自己不能待在家里,那里太多回忆,原本会是一条无限延伸向前的路,却生生止步了,他来不及刹车,直接掉了下去。

耳边的雨声似乎小了许多,周围稍微暖和了起来,叶修有些想睡了,但是他觉得自己还没走到头,继续向前,发现桌子上冒着热气的水杯。

他直接抓起杯子将水喝完,慢慢坐下。补充了水分的身体似乎给了眼睛一个流泪的理由。叶修岌岌可危的精神平衡在大脑想起来这里是哪儿,自己这半年来都上这里来做什么了之后一点儿没犹豫地崩塌了。

 

6)

温暖的黑暗。

睁眼之后看到的是无边无际的半透明浅蓝。带着水纹一样的波动带着自己往一个方向飘动,耳边似乎有水流过的声音,轻飘飘的,一旦想要集中注意力听清楚,却又消失不见了。

叶修舒展身体,不去想自己会飘到什么地方去。抬起手抓了抓,什么都没有。

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叶修心中一突,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然而身体全然无法执行大脑的命令。那是他熟悉的声音,但又不是。

每头鲸鱼都有自己独特的音色,崽儿和小月牙儿的声音他太熟悉了,这是一头陌生的鲸鱼。

鲸歌再次响起的时候叶修感到身下起了一阵暖风,接着身体被托了起来,不断上升,头顶摇摇晃晃的浅蓝似乎要被自己迎面撞开。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随后似乎有狂风刮过,叶修连着翻了几个跟头才堪堪挺住。忽然觉得身体重新有了实感,睁开眼看到身下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深蓝底灰白斑,左右是伸展开来的巨大双鳍。他向前走了两步,却被前方忽然喷出的水柱吓得不轻,风将水花儿撒到自己身上,这巨大的蓝鲸带着自己,飞到了天上。

叶修又躺了下来,闭上眼睛蜷缩身体。耳边回荡着温柔的鲸歌,潮水一样冲刷自己的思绪,慢慢地,又回到睡意之中,黑暗里回荡着那头蓝鲸的歌声。

 

 

TBC

  58 8
评论(8)
热度(58)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