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叶蓝】不服你咬我呀~

一言不合就掐架的小俩口

三少 @漫三少一时兴起   的点文,当时说中秋节前后写完,现在国庆节都过完了= =给我的信誉值点蜡…………


千波湖是个好地方。风景好,大小也算个景点,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情多少也是能够载入荣耀史册的。所以风景党在此拍照之余也有不少人头狗野外掐架。

白芷是中草堂的成员,成天扛着扫把跟蓝溪阁的剑客从嘴到手互怼基本上是家常,一天不怼几次都觉得这一天没过完整,线上掐不够了就线下,时间一长打着打着也就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关系,比如说跟蓝溪阁那个经常掐架的剑客互相加个微信QQ什么的。顺带一提那个剑客叫八卦。嗯,他本人也确实特别八卦。

这天白芷刚跟剑客掐完,心满意足地在千波湖边上遛弯顺便刷点材料做点小药拿去卖,走着走着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兵刃相接的清脆声,常年跟剑客打交道的白芷一听就知道十有八九是剑客在跟谁打架,于是点了自动前进,暗搓搓的跟八卦发了个消息:

“喂,好像是你们家的剑客跟谁打起来了,你说我要不要去补个刀啥的233”

“我大蓝溪阁的剑客一个顶俩,不,一个顶仨,你现在过去也只是给人家送人头而已。顺便,报个坐标。我带点儿零食等你被杀了嘲笑你一下。”

白芷翻个白眼,还是把坐标发过去了,正好人也走到了一个很好观察但是也不会被正主发现的地方,于是活动活动筋骨坐下看戏。

剑客一身蓝,看了下工会,确实是蓝溪阁的。白芷看人一身打扮嘴一撇,着骚包的打扮真是啧啧啧,不过好看还是归好看,只能说这剑客品味还不错。对面跟他掐得游刃有余的战法一身红彤彤的,戳几下还放个文字泡聊骚聊骚,然后剑客就炸毛一样的开大。白芷捏着下巴沉思了一下,这剑客段位不行啊,这样一撩就炸肾撑得住吗。

后来两个人打着打着就越来越接近白芷了,这才看清楚两个人的名字,蓝色的剑客叫做蛋黄莲蓉,红色的战法叫做冰糖豆沙,白芷噗的一声笑了,突然想起来上次看到一个机械师跟一个魔道互掐,一个叫做“”豆腐脑不是甜的能吃?!“跟“豆腐脑不是咸的能吃?!”

白芷差不多想到这一架是怎么打起来的了,突然背后有人来了,一回头,果然是八卦。

“哎哟,你这是想通了不上去找死啊?”八卦笑道。

“我这是给你们蓝溪阁的小剑客面子,看他被对面那个战法撩得都没力气还手了我再出去不是给人添堵么,我这么善良的人现在不常见了,你多学着点。”

八卦呵呵两声不说话了,砖头去看对面还在掐的那一对,由于开着语音,白芷听到一声“卧槽”,于是问他:“咋了?”

八卦迅速关了语音,“没啥没啥,话说他俩打了多久了?”

对于八卦的反应白芷也没多想,看了看聊天录的时间,想了一会儿说大概打了十来分钟了吧。

“不过这战法明显没有出全力。”后半句不然这个剑客在他手下走不过几招没有说出去,这不是给人家蓝溪阁的一点面子嘛。

八卦没啥反应,他整个人都愣在那了一样不说话,白芷以为他卡了就没有发消息,前面那两个掐架的似乎放弃打字聊天了,之前剑客头顶上还会气急败坏地刷屏一样出现好几排的滚,现在他几乎能听见声音了。

哎哟,声音还挺好听的。白芷把音量调大了点。可能是被八卦传染了,自己这么长时间下来也变得八卦了一些,一些而已。

然而这音量调大了以后,一些动静也比较明显了,他转身,后面乌泱泱的一片都是蓝溪阁的人,白芷吓一跳差点就要往工会里面求支援了,结果一个邀请过来,一看:

您的好友八卦邀请您加入围观蓝团八卦团。

这什么破团?还是个百人团,八卦你脑子瓦特了?!!

嘴里骂归骂,白芷还是加入了这个团,周围的名字从黄名变成了蓝名,然后团队聊天记录就开始刷屏。

知月倾城:刚才那个银光落刃是不是劈歪了= =

笔言飞:估计是给气的……唉老蓝这脾气哟……

蓝团我的嫁:嘤嘤嘤蓝团加油,干死那个君莫笑!!

春易老:……你们拉我入团就是为了干这?

以下省略痴汉迷妹的花痴发言若干。


白芷有点懵圈。

那个剑客是蓝桥春雪?

那个战法是君莫笑?

早前听说过一些关于这两人的传闻,说是叶神在第十区腥风血雨的时候没少找过这位蓝溪阁第十区分会长的晦气,后来兴欣夺冠,两个人似乎就没什么交集了。

怎么现在在千波湖开始为了月饼掐起来了?不是很懂你们蓝雨和兴欣。

也不知道人家说了什么,蓝溪阁众再加上一个微草的都看见剑客的出招越发迅猛,白芷下意识的心疼了一下蓝团的键盘,这是多大气啊手速都爆成这样了。

然而深知内幕的蓝溪阁众看这架势都知道自家蓝肯定是被对面的大神撩了,离得近一点的甚至听到了掩盖在刀剑相接之下一连串的滚滚滚,然而,两人交手数次,蓝河面对大神的垃圾话也就是这么一个字,有时就省略号大法好,真不知道这是以不变应万变还是真的有些词穷。

”小蓝我发现你们蓝溪阁的人,有点八卦啊。”打着打着叶修冷不丁冒出来的一句话让周围的吃瓜吃面嗑瓜子儿八卦群众差点儿噎着,于是都十分有默契地往后倒退了十来步,夹杂在大部队里的一点绿表示你们蓝雨的都这么没骨气吗然而吐槽归吐槽,他可不想被大神戳个对穿。

后退期间瞟了一眼乌烟瘴气的团队聊天,感觉这样的工会会出个八卦真的一点都不冤枉。

后来前面的一红一蓝打着打着就不打了,估计是聊天打屁去了,白芷戳开八卦的私聊,“你们平时都这个画风?蓝雨真是吃枣药丸,微草人民发来贺电。”

八卦不鸟他,把他踢了出去,原地插旗。

冰糖豆沙跟蛋黄莲蓉停手之后看了一眼不远处还赖着不走的围观人群,十分有默契地下线了。

蓝河心中感慨万千,蓝溪阁最近太闲了吗一个个的?

十分钟后两人原地重新上线,千波湖又是安安静静的风景区了,冰糖豆沙撑起一柄红色的挂件伞,把蓝色的小剑客揽过来。

"还生气啊?”叶修笑道。

“我嫌命长啊。”蓝河翻个白眼。

叶修哭笑不得,不就是吐槽了一下中秋节寄来的莲蓉月饼有些腻吗,这小孩子直接就开始杠上了,于是两个人从广式月饼盒苏式月饼哪个比较好吃开始一直说到西湖醋鱼跟流沙包到底有没有可比性这种充满了技术含量的问题。但这两只,一个垃圾话嘚啵儿嘚啵儿简直停不下来一个认死理我不听我不听我就是不听,于是一言不合就上线掐架。

知道自己绝对掐不过对方的蓝河重新上线之后一言不发,旁边的战法怎么抱怎么捏都不说话,叶修也不慌,知道这孩子早就已经过了生气的状态进入死要面子的阶段了,于是干脆坐下来看风景。一折腾下来肚子也饿了,突然想起来冰箱里还有最后一块没吃完的,再不吃就该坏了。

蓝河耳机里传来咀嚼的声音,于是捏着麦打算埋汰几句,想了想还是打字。

“不是嫌它太腻了吗。”

叶修呵呵一笑,嘴里嚼吧着蛋黄和莲蓉甜腻腻的馅儿,“其实你下次可以多放点儿糖。”

蓝河哼了一声,嘴角压不住还是翘了起来,想了想,起身去翻冰箱,拿出来一个用细绳和牛皮纸包扎起来的小袋子。

里面放着三块苏月,灰白色的面皮卖相不怎么样,上面却用红色印着一个蓝字。里面放着的是豆沙玫瑰馅儿。

还敢说我的腻,蓝河叼着月饼坐回椅子,你这个更腻好么。


END


后记

当晚两个人都失眠了。

原因是,

水喝多了。


  154 25
评论(25)
热度(154)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