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叶蓝】如何亲吻你的猫咪 · 夙愿得偿

回忆杀


如若可以越过龙门,定要造福一方才好,位列仙班之后,也不必再这样一世世寻我了。

他日若能成仙,定要从心所欲才不负辛苦,我正是为了能在你转世后及时寻到你才决定化龙,若是有机缘,还要为你改命,你不要我的内丹,只有如此才能让你免受轮回之苦。

逆天行事是要遭谴的……小蓝。

那我就让谁都伤不到我。

 

之后雷电交加,也不知是当日大言不惭招致重重劫难,九天惊雷砸落初成之身,额上龙角泛着凌冽蓝光,伤口血流不止,夜雨之中只见一道庞然黑影盘旋直上九天,忽而又被怒雷劈落半空,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不过是想要和心悦之人厮守,怎就如此困难……

蓝河不知第几次被劈落,明明只要再往前一点点就可以了,但就是这一点点,成为横在他和夙愿之间的茫茫天堑。

直到耗尽随后一丝力气,巨龙跌落深渊,蓝河在冰冷流水中疲惫睁眼,看着自己伤痕累累不成形的身体,额上传来剧痛方知龙角尽断,爪牙碎裂,龙鳞化成儕粉,只有那蓝紫色的龙尾未被伤及。

蓝河看着完好如初的尾巴,想着那年初遇帝流浆,自己得了道行对着蓝紫鱼尾喜欢得紧。至于后来被叶修捉住,他也是对这条尾巴爱不释手,几次意欲抚摸都被自己打了回去。

叶修,叶修……

蓝河眼中流泪,如此一歇,不知何时复醒,错过的那几世权当是我今日妄言封神的报应,再醒之时不知何夕,你记得我也好,不记得也罢,我都会来寻你……

 

伤痕累累的龙闭上双眼。他不恨。生于若耶溪的小锦鲤素来温和,只有流水的坚韧和执着。一颗莹蓝内丹泛着青紫弃了龙身,眷恋片刻后便飞离深渊水涧,寻了一处青竹茂密之地,栖息在最深处便不再发光。竹林得了仙丹灵气温养越发茂密,倒也成了一方宝地。内丹得青竹之身保护未曾损伤,百年过去倒也仙身初成,蓝河看了看浑身泛着露水清香的青绿衣裳,又看看身体,不过六七岁的小儿模样。此处或是修行的散仙妖精或是聚集繁衍的鸟兽鱼虫都认得自己,于是乐的在此扎根修行,心想着快快长大好去寻自己心上人。

 

上一世叶修早入轮回,自己迫切想去寻他所以匆匆去跃龙门,却被降下九天神雷破了仙身,巨龙跌落深渊身死,只留下灵丹苟延残喘。蓝河吸取教训,这次一定不可急躁。好在内丹功力未曾损耗,不过三十年光景就有了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只是双眼一如自己内丹般的水蓝无论如何都无法更改,周身散出的清苦香气也没法遮掩,这样一来,如何再入世去寻他?

蓝河为此苦恼很久。

山中入夏也不觉燥热,只是阳光太盛,聚集到竹林中避暑的就多了起来,蓝河缩在竹子里面睡觉不去理会,直到一丝熟悉的莲叶味道,伴着阳光照射后散发出来的暖香飘进气味纷杂的竹林,蓝河惊醒,仿佛那日渡劫的神雷又降下来了。

他急急忙忙从林中跑出来,绕过好几条隐秘小径,在一处空地看到了被几匹鹿围绕的身影。那几匹鹿自己认得的,它们或坐或立,将那人围在中间,十分亲厚的样子。那人也抬手抚摸鹿的脑袋,蓝河轻咬下唇,不做一声。

后来那人随手摘了一片竹叶贴在唇上,吹出了清越之音,蓝河闭上眼,仿若回到了那日初遇的荷塘,莲沼中的采莲人偶会吹出这样的调子点开乌篷小船,然后载着满船莲藕莲蓬回到家中,为等在岸上的自己折一朵粉瓣莲。

乐音不知何时停下来,蓝河抬眼看到的是一张带着不知所措的脸,那人不知何时走到了自己面前,颇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递过一方白色的帕子,蓝河不明所以,那人沉声道:“冒犯了。”遂用手帕为蓝河擦了擦脸。

蓝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了。

他低下头,身子颤了颤,问道:“你过得可好?”

那人微怔,随后笑道:“百无一用的书生罢了,好无可好,坏无可坏,不过从心。”

从心……蓝河心想。若是真能从心,那才好呢。

这一世是个书生。蓝河心想。待他将自己脸上擦干净之后便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无话,抬眼却见那人正微笑着看自己,并无戏谑之意,若不是两人初见,叶修每次转世都会洗去上一世的记忆,蓝河还以为他是想起自己了。

“你住在何处?”蓝河大着胆子问道,青蓝眼眸在竹林光影之中蒙上一层浅绿。

“就在山脚下的镇子里,当一名教书的先生。”书生笑道,“仙人也对这些琐事感兴趣吗?”

蓝河闭嘴不说话,心道若不是你当年那般,我如何会入这人世,早就位列仙班逍遥自在了。

 

之后蓝河偶尔会下山找书生。有次寻到了他上课的学堂,满屋稚子摇头晃脑念着千字文,蓝河无声暗笑,书生一抬眼就看到了一遍扒着窗框偷看自己的小仙,眉眼笑意盈盈的样子说不出的好看。

书生不曾问蓝河出处也不问他今后如何打算,他只觉对这位小仙有着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熟悉感。就像熟悉自己门前流过的那条溪水一样,似乎很早之前就认识,并交情不浅。两人每隔几日就会见面,偶尔是学堂外面的老榕树下给他一些蜜饯糖葫芦,有时他会从山中带来带着露水的野果鲜花。

蓝河小心翼翼地数着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细心感受他每一次轻抚自己脑袋的触感,无数次地忍住紧紧拥抱他的冲动。

叶修,叶修……

蓝河在梦里喊着他的名字,醒来之后有时是夜半,有时是清晨,脸上凉凉的的,也许是泪水也许是晨露。

有一次蓝河睡得迟了,赶到书生家附近时已经是夜深露重的时候,万籁俱寂。蓝河本不做指望,却发现书生家还亮着灯。

蓝河心中一动。

“今天怎的这么晚,害我好等。”书生将蓝河迎进去,弯下腰对他说。蓝河见他眼中明亮,笑意盈盈,脸忽而红透了,小声道:“昨日梦多,睡得迟了,便起得迟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何事烦心?”书生将他引到一处凉亭下,桌子上摆着茶点蜜饯,蓝河坐下之后却并无食欲。

我怎么说?

说我为你跃龙门,失败之后在此修行,运气好遇到了你想和你一直一直把这样的平淡日子同以前一样过下去。

可我怎么说?

蓝河的头越发低了,书生见他如此为难便没有再过问,喝了一口茶,开口说道:“以后,便不用再来找我了……”

蓝河猛然抬头,冲口而出:“为什么?”

书生苦笑,“我原是本朝太子的太傅。太子原是三皇子,理应承袭帝位执掌江山。但是先皇驾崩后未来得及登,大皇子发起叛乱设计将他害死,我作为太傅自然也逃脱不了干系。三皇子临死前将我送出皇宫,想能躲得几时是几时,然而到底还是有这么一天。”

而书生还是庆幸,幸好他没有看见官兵将学堂团团围住,自己跪在地上接旨的样子,也没有听到自己作为乱党余孽被召回,等待着的是什么。

效忠新皇吗?如果他有那个心,早都回去了。还在这躲个什么呢。不过懒得张嘴,更懒得折腾。

还不如和这迷迷糊糊,又心事重重的小散仙过过悠闲日子。

“你不要走。”蓝河慌乱说着,“我,我不是凡人,你应该知道的,我修炼了内丹,可以分你一半的功力,你以后跟我一起做散仙,一起生活,不用理会这些烦心事情,我俩一起,好不好?”

书生眼见蓝河说着说着又要哭了,便伸出手去将蓝河脸捧起来,手指摩挲皮肤,凉如古玉,他说:“既然已经被找到了,就应当在他面前给个痛快才会罢休,况且此事波及到的并非我一人。若我今晚与你一走了之,他以后又如何才能安眠?况且修行不易,你这又是何苦……”

你这又是何苦……

决计要跃龙门之前,叶修也是这么说的。

蓝河心头突然恨了起来。他被惊雷劈落深渊时没有恨,看见自己满身伤痕,好不容易修出的龙身被废时没有恨过,如今他一句你这又是何苦,他突然恨极。

“我要如何,几时需得你来说值不值当!”

蓝河怒道,说罢捉住书生手腕狠狠吻了上去,他从前在叶修身下承欢从来都是软言细语,从未如此冲动,几乎将书生的嘴唇咬破。这一扑也将书生扑倒在地,两人跌出凉亭,月色下身躯纠缠不清,书生扶着蓝河的腰承受他不知为何这般旺盛的怒火和爱意。脸上凉意不断,这小仙又在哭了,水做的么?

蓝河哭着哭着将自己的怒火浇灭了,趴在书生身上哭了起来,书生将手拍在他背上顺气,抬眼看着天空,半轮月亮挂在上面莹莹有光,小仙身上是青竹露水的味道, 他凑过去在发间一嗅,嗅到了隐隐的莲叶清香,忽而想到,这深山之中哪里来的莲叶荷花呢?

小仙哭够之后红着眼睛看着自己,书生微笑,将人打横抱起进了内室,窗户留出一道缝隙,不一会儿就从中溜出隐隐喘息,一双人叠成月下剪影落在地面,紧紧交缠。

再次被打开身体的时候感到的是铺天盖地的暖意,如同回到了四季如春的若耶溪,回到了天降帝流浆的那个夜晚。双腿缠上书生的腰,手臂越收越紧,说着“别走,别走……”

书生没有回答,身下动做却是越发的凶猛,肉体碰撞发出的声音在静谧夜中令人脸颊发烫,蓝河心跳如擂鼓,寻着书生的嘴唇亲吻,缠绵缱绻,不想就此断绝。

第二天醒来时天刚破晓,书生已经穿戴好,见蓝河醒来,将他抱起,“还有点时间,我送你回去。”

一步一步走回竹林,书生将蓝河放在了初见之地,蓝河痴痴看他,书生半阖眼睑,亲吻他的额头,“你应当是找了我很多世了对不对,对不起,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以后若还有缘,就算你找到了我,我也不太会记得这一世的事情,所以不要找我了,你应是要修成仙身,何苦在我这肉眼凡胎上耗费道行,太不值当。”

蓝河低下头,心说,值不值当,我比你清楚。然后伸手拽着书生衣襟将他带到自己身前,在他唇上一吻,暗放灵力,留下印记。

这样,每一世我都能找到你了。

你说我这样为你耗费道行不值当吗,那么我就看着你平安,不来打扰你的生活吧。

 

蓝河看着叶修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婆娑树影之中,回过神时又是夜晚。他抬起头,唇上印记发烫,他应是转世去了。

蓝河离开了竹林,附在一只飞鸟的身上,往南边飞去。

 

辗转千年,不知是不是因为运气实在不好,每次蓝河找到叶修的时候都是在他弥留之际。他又伤心又气,有时甚至想散尽功力也去轮回,说不定还有机会与他在人世,以人类的身份重聚,就算前尘种种都是过眼云烟,也好过执念太深求而不得,爱又别离。

人世间沧桑变幻,蓝河冷眼旁观。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了苏沐橙,心中突然一紧。见她手中抱着一只软软的手袋,里面是一只初生的幼猫。

蓝河感到印记在发烫。

他附在小猫身上,让苏沐橙一路抱着,当她敲开一扇门,蓝河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怎么今天过来了?抱着啥呢?”

“家里的猫妈妈生了五只小的,我养不过来啊,反正你也是一个人,给你个伴儿。”

叶修小心接过猫咪,伸手逗它。蓝河目不转睛看着叶修,见他还是青年,周身都是勃勃生气,眼睛忽而又湿润起来。

终于找到你了。

“哎哟,眼睛真蓝啊,就叫你小蓝吧。”叶修笑道。

你以前,就是这么叫我的。

蓝河心想,这下总算夙愿得偿了。

叶修,你说,我这样值不值当?

 

 

END

 

 

 


  141 28
评论(28)
热度(141)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