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三代绿红】捉迷藏番外 · 等你回家

《捉迷藏》世界观的三代绿红,普通人,没有任何超能力。作家沃利和漫画家凯尔。不过目前沃利看上去更像个旅行家。

 

第一人称太累人了这次用上帝视角写。

 

第一次写三代绿红请大家手下留情,打人请按照基本法不要打脸,已经够磕碜人了你们忍心让咩咩我更惨不忍睹吗QAQ

 

 @腐少锡今天也是条和饼的小痴汉   大天使你要的小甜饼~

 @萧昱然🐤  吾友!我终于给三代产粮了QAQ

凯尔签收沃利寄来的礼物时正赶上艾瑞斯过来串门,已经成为女主播的她手指中夹着一张明信片,复古画风和配色,估计沃利又晃到不知道哪个历史悠久的小镇去了。

“给你,看样子是到了新地方,他说在那儿遇到了不错的人打算多留一段时间,我叫他没事多逛逛拍点照片。”

“谢谢。”凯尔接过空白的明信片向艾瑞斯道谢,红玫瑰,倒是很讨女性喜欢的图案,不得不说沃利在应付他姑姑这方面手段越来越高端,想当初他的第一份礼物是一瓶抗皱眼霜,气得艾瑞斯一个电话打过去吼:“你的意思是你姑姑我已经老到要用这种东西了吗!”

当时凯尔就在艾瑞斯对面赶稿,一个手抖废了一张跨页内插。心疼。

后来沃利慢慢学乖了,在某次寄了明信片和一瓶当地手艺人的手工糖果大获赞赏之后沃利每次到达新地点第一件事绝对是到邮局写明信片然后购买富有当地风情的特产。此对举让艾瑞斯非常满意,于是这就成了保留节目,基本上一年里总会有很多明信片和礼物寄到中城,然后艾瑞斯就会在地图上标注沃利的所在地,然后标出大致路线。几年下来沃利已经走遍了美国东部,接着他直接跨过中部然后横穿落基山脉来到西部,随着明信片一起寄来的信中说道旅馆的老板是个很会做香水的人,下次寄信的时候会顺带寄一瓶回来。

凯尔听艾瑞斯讲了很久,然后盯着眼前一溜儿排开的墨水和一支蘸水笔点头,艾瑞斯的话他一句都没听进去,直说沃利找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

为什么艾瑞斯会给凯尔一张一模一样的明信片,这要从约莫五年前说起。

那一年沃利突然决定要外出旅行顺便取材,凯尔期初以为沃利只是说说,并没有特别在意,直到某天看到了沃利的社交网络,上面赫然是沃利背对着自由女神像的自拍,他才意识到沃利是说真的。

凯尔的死线不是很紧的时候喜欢到艾瑞斯曾经工作的报社对面的咖啡馆边看人群边画稿子或者构思剧情。艾瑞斯知道凯尔的职业之后一直在追着看连载,有时也会提出一些很中肯的意见。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倒是非常好。至于艾瑞斯知道凯尔那点小心事之后更是使用了自己身为新闻工作者的求是精神总结出了凯尔的生活规律,上咖啡馆那是一抓一个准。

有时凯尔都想问沃利你姑姑到底是搞新闻的还是搞谍报的?

沃利出发去旅行之后过了一个星期,艾瑞斯第一次收到礼物。她将那瓶抗皱眼霜搁心里已经笑炸了顺便给沃利默哀三秒钟但是表面上还得装出“我不是很懂你想表达什么”的凯尔面前,三分钟后忍无可忍地拨通了侄子的电话,远在弗吉尼亚的沃利感觉自己接的不是电话而是一封咆哮信,挂了电话后十分钟内脑子都像是在拉空投警报。

发泄完毕之后的艾瑞斯揉着太阳穴,凯尔喝了一口咖啡接着将菊花茶往艾瑞斯面前推了推,“你也别生气了,沃利还不是觉得,咳,是在关心你么。你再动肝火估计就真用得上这玩意儿了。”

艾瑞斯无声地翻了一个白眼,“啧,男人们……”

凯尔只当是装没听见的。

后来艾瑞斯像是甩苍蝇一样甩走这些负面情绪,然后端起茶杯,无心喝茶倒是有心观察凯尔的反应,然后闲闲地说:“大艺术家,心里有话就说呗,你就别折腾稿子了成不,那条线你来来回回描了百八十回都力透纸背了。再来几次就得重新画了。”

凯尔讪讪放下笔,艾瑞斯则将手背垫在下巴上认真看着凯尔,“来,说说看你们进展的怎么样?”

凯尔看窗外,“什么进展啊你在说什么啊。”

艾瑞斯:“呵,少装蒜了你,你对我侄子心怀不轨我早看出来了,”说着伸出两根手指比了比自己的眼睛,然后比了比凯尔,“you~are~being~watched~~”

凯尔认栽,揉着额头说:“你怎么发现的啊?”

艾瑞斯以胜利者的姿态靠着沙发椅,“你前段时间沃利的编辑说要给他的小说配插图来着?”

“所以?”

“建立合作关系呀,难道这不是你计划中的第一步?”艾瑞斯睁大眼睛。

“这根本不能算作是理由吧?”凯尔赶紧放下笔,他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它给捏断了。

“哦,那你是打算直截了当的找个时间地点告白吗?相信我沃利会摸摸你的脑门确定你没发烧然后看看日历确定不是愚人节接着笑着对你说,这是新的取材方式吗?”

凯尔双手捂脸。

“然后过段时间你就会接到沃利的所谓告白,”艾瑞斯拿两只手比划出引号来,“接着他就会在你表情发生变化的那一瞬间记录下来,然后拍着你的肩膀说,谢啦哥们,你这个方法真的很好用,我已经跟很多人试过了,大家的反应真的很有趣。”

凯尔想静静。不得不说艾瑞斯实在是很了解沃利,凯尔觉得这个场景真的一点夸张的成分都没有。自己平时又不多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沃利在讲自己在听,见缝插针的给点建议或者吐槽,两个人的关系正常的不能再正常,就跟其他任何人一样。看起来沃利似乎特别适应这种关系,凯尔想着那就这么保持着也挺好的。至少这个小笨蛋很开心。

直到后来沃利学乖了,艾瑞斯拿着那一大玻璃瓶的糖果找到凯尔说来来分你一半。凯尔看着那一堆五颜六色的小糖果被倒进空的果酱瓶,挠了挠脑袋,跟艾瑞斯提了一个请求。

于是某天还在某大学参观的沃利接到姑姑的短信,说让他以后明信片寄两份过来,一份照常填写地址,另一份不要写任何字,寄空白的过来,收藏用。

沃利没有感到任何奇怪的地方就答应了。只当是姑姑的收集癖发作,点头如捣蒜的说知道了。

所以几年下来,这些空白的明信片其实全都在凯尔这里。他一一标注好了收到的时间和寄出地点,按照时间顺序收藏在一个文件夹里面。这对凯尔造成的唯一影响就是,沃利没新到一个地方自己的连载就要出现一些大动静,比如谁谁便当了谁谁一声不响的就没信儿了,读者抱怨连天说行行好别发刀子!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作品快要结束的时候,突然某一天收到了沃利的礼物,那是一个木根雕刻的工艺品,收到礼物之后没多久艾瑞斯就把明信片投到凯尔信箱里了,于是原本应该阴阳两隔的男女主角一起领便当,读者表示情绪稳定,好歹也算是在一起了嘛……

当天晚上读者纷纷在凯尔社交网络下面留言,表示希望作者你赶紧去谈个恋爱顺便下个坑发点糖,苦逼了这么久我们真的承受不来!

凯尔一条条翻着留言觉得自己真的好委屈啊,我倒是想啊怎奈对方现在还不知道在那个犄角旮旯里面晃悠,就算我告白了也有可能被当成是另类的取材方式搞不好下次还得亲身经历一回,真是画都画不出来的悲伤啊!

所以他只能试着采用艾瑞斯的方法,时不时的画一些段子似的小随笔,然后隔三差五的艾特沃利。一开始沃利还以为凯尔在玩,还非常有心的配合一下,这些互动经常撩的下面的粉丝狼嚎不断,一时间两个人的关注度蹭蹭的涨,点开一看新粉都是对方的。这个阵势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凯尔当时有种天都塌下来了的感觉,然而沃利依旧心大,甚至把粉丝做了两人的CP论坛这种事都发截图给他看,凯尔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于是小短漫收敛了一些,两个人的互动变得少了很多,但是粉丝的热情依旧高涨。

凯尔托着下巴看编辑发来的消息,说这样可以带动漫画阅读量和销量真的很不错,但是你自己注意点啊。

内心真的很纠结。

所以当凯尔看到明信片上的红玫瑰时愣了一下,心脏突然炸了那么两秒,然后归于寂静。

晚上凯尔把绿色的墨水瓶子打开,然后用蘸水笔用花体写了个Green,然后等墨水干透拍了一张照,后来看到那张明信片,想了想也拍了一张,然后一起发布到网络上,顺便艾特沃利表示自己受到了。

其实凯尔完全可以加上一句说明,但是他偏偏一个字都没有写,就这样看似直白实则委婉地表达了这个意思,但是在粉丝的固有滤镜之下看到的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信息。过了没多久沃利的回复来了,直接图片评论,一个捂着脸的小人,手背上有几道红色的斜线。

沃利还是很配合的。凯尔这么想着。

但是他没有注意到沃利并没有问我寄给我姑姑的明信片怎么在你那。

后来凯尔没事顺手查了一下沃利的IP地址,之后牵扯出的一系列事情让大家都非常的震惊。凯尔但系沃利的安危整夜整夜的失眠,甚至差点报警。但是沃利坚持让凯尔不要将这些事情告诉自己的姑姑更不要报警。

“为什么?这是你身为作家的直觉吗?”凯尔有些生气地说道。

“因为没有用!”沃利也有些烦躁,“我甚至不知道我这个地方到底是叫什么,而且你觉得远在中城报警对我的现状能起到一丁点的作用吗?”

这话倒是让凯尔顿了,确实,现在大家除了诡异到极点的现状之外简直一无所知,报警了又怎样?忠诚警察局充其量备个案然后让他联系当地警方,依然还是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而且这个变幻莫测的IP地址简直超出了凯尔的理解范畴,唯一正常的解释是遇上了科幻事件。

这听起来也够扯的了。

后来的一天里凯尔几乎是要封掉,沃利的电话不知为何怎么都打不通,无论什么时候打出去永远都是不在服务区内,仿佛沃利进入了一个对信号完全隔绝的空间,他的社交网络账号也显示着离线。凯尔简直快要挠破脑袋了。画出来的东西都是一团糟,跟他当时的心情一模一样。

第二天沃利带着一声的疲惫敲开了凯尔的门,凯尔见到沃利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幻觉,刚想开口问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是飞回来的吗?沃利就一下子栽倒在凯尔怀里,两个人差点因此摔倒在玄关地板上,后来凯尔把人拖回自己房间扔床上让他好好睡,然后自己回到书房安抚因欣喜若狂而狂跳不已的心脏。

他没事!

第二天早上两人见到对方时凯尔难得非常关切的问沃利感觉怎样,然而沃利看了凯尔之后有些生硬地别过脸,支支吾吾的说没事,然后迷迷糊糊地抓起桌上的面包开始吃。

凯尔心说这绝对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但是现在问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于是压下了心中好奇和疑惑看着沃利把早饭吃完,接着在一个非常仓促的告别之后,沃利离开了凯尔的住处,回到自己家中。

后来听艾瑞斯的说法,沃利回家的时候都是失魂落魄的。问他发生了什么也不愿意说,凯尔直觉认为是自己的那一通电话引发了沃利的怀疑并导致了之后的一系列事情,也许,如果自己当时没有手欠去查沃利的IP,也许就不会发生之后的事情。

后来一段时间里沃利一声不响地将之前上传到网络上的照片删掉了一部分,凯尔发现那些都是在小镇拍的照片,于是意识到这段经历可能对于沃利来说是一段不怎么好的回忆,因此之后的交谈都围绕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安全,却也没什么可说的。

 

后来沃利修整了一段时间,当凯尔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再一次踏上旅途,这次他在临走前敲开了凯尔的门,对他说,“我要走了。”

凯尔看了看他脚边的行李,预感这会是一次漫长的旅行。

“我送你。”

“不用了,你就待在家里就好。”沃利低着头按住凯尔的肩膀,然后两人半晌无话,沃利深呼吸,轻轻拥抱了凯尔。

凯尔立刻回抱了他,很紧。

“沃利……”凯尔觉得自己喉头发紧,他认为不管怎样自己都应该说句话,再不说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了。

“嗯。”沃利点点头,语气似乎没什么起伏。

“……路上小心。”凯尔最后说道。

沃利似乎笑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说,好。

 

后来的三十年里,凯尔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明信片。上面盖着不同地区的邮戳,而那些漂亮的纸片都飞向了同一个地方。有时候会连续几个月没有消息,却会在突然某天收到一封厚厚的新,或者砖块大小的包裹,里面是各种照片,信件和明信片。

有时候凯尔会根据邮戳判断沃利下一步将要去哪,但是他多半会猜错。沃利简直行踪成谜,根本没有办法找到,于是凯尔在某天慢慢翻阅完了所有的纪念品之后,连载了一个旅行者的故事。他告别了家乡和爱人,朝这个自己熟悉又陌生的世界进发。不知何时才会回来,也许是明天,也许不会回来。

沃利自然看到了那个连载,他问这个旅行者就是我吧。

凯尔说,是的。爱他的人正在等他回来。

 

后来这部作品一连载就是三十多年。某天凯尔又收到了沃利的明信片,地址是奥地利的一个小城,明信片上是一张乐谱,然而上面没有任何旋律,甚至没有谱号,只有一个休止符。

一个月后,凯尔发现了一家新开的咖啡店。他走了进去,看到了店里阳光最好的那个座位上正眯着眼睛晒太阳的人。阳光给褪成淡橘的头发染上金黄,他睁开眼,凯尔依稀还能辨认出那闪烁的活力和热情。

“嗨,凯尔。”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捉迷藏的时间到,赶紧出来吧。

爱你的人在等你回家。


END

  65 16
评论(16)
热度(65)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