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绿红】坎特伯雷故事集 (1)

全程小甜饼。我这么说大家放心点没?

绿红小情侣的蜜月小故事。

注意:

跟乔叟那部巨著没什么关系。只是借用了书名和总序的前面一小部分

给这个需要安慰的BOY甜一下  @腐少锡今天也是条和饼的小痴汉 

前排继续艾特病友  @萧昱然🐤  考试加油~~=3=

坎特伯雷故事集

 

When that Aprilis, with his showers swoot,

四月微雨沁出清甜微香,

The drought of March hath pierced to the root,

驱赶三月的干旱,从根须到土壤,

And bathed every vein in such licour,

润泽万物,无所不至

Of which virtue engender’d is the flower;

它的力量催开百花吐露芬芳;

When Zephyrus eke with his swoote breath

西风路过,伴随着甜美的气息

Inspired hath in every holt and heath    

泽被每一片荒芜草地和森林。

The tender croppes and the younge sun    

柔嫩的枝叶纷纷被唤醒,

Hath in the Ram his halfe course y-run,

年轻的太阳堪堪跑过一半的白羊宫阙。

And smalle fowles make melody,

小鸟在白天婉转轻啼,

That sleepen all the night with open eye,

在睡梦中也舍不得闭上双眼。


身为蝙蝠侠的布鲁斯会记录每一位罗宾的成长,包括他们的身体情况和技能。身为父亲的布鲁斯则将每一只小鸟从小到大的照片悉心收藏。这些阿福都知道,迪克一直知道,杰森不知道,提姆也许知道,达米安总有一天也会知道。

身为总裁的布鲁斯在公司里有企业年鉴。资金周转,企业并购,条条框框都清晰明确,一册册都在柜子里罗列整齐。

身为联盟顾问和实际资助者的蝙蝠侠在瞭望塔有联盟大事记。事无巨细条条在列,就连神奇女侠今天吃了多少冰激凌都能精确到勺,超人制造了多少战损也能精确到美分,闪电侠迟到了多久必须精确到毫秒。

那么身为正义联盟成员的蝙蝠侠呢?

他有一本影集,但是摄影的是克拉克。一开始他只是好奇放松下来的大家会是什么样子,直到后来试图偷拍蝙蝠侠的时候被毫不意外地抓包。并没有人清楚超人是怎么将照相机带进瞭望塔的。也许是万能披风里的万能口袋。蝙蝠侠冷笑一声不做评论,超人抖抖肩膀当蝙蝠侠默认,于是继续自己的拍摄工作。

超级英雄在不当超级英雄的时候都是普通的人类,无一例外。看上去万能的超人在脱下制服的时候也只是个连胡子都刮不了的小记者。

蝙蝠侠给每一组照片都做了分类。

今天闲暇无事,他翻开了其中一组。

那是闪电侠和绿灯侠的蜜月之旅。

名字叫做坎特伯雷故事集。

 

第一张照片

机场。小雨。巴里拖着行李箱,哈尔将他的夹克罩在两人头顶,一手搂着巴里的腰。

 

飞机降落后不久就下起了小雨,下机后两人站在机场出站口看着雾蒙蒙的一片停下脚步,巴里跃跃欲试想要扛着哈尔和行李跑到旅馆去,被哈尔一脸如临大敌地拦下了:“亲爱的我觉得我们还是慢慢走过去好了。你别跑啊这路上这么滑你要是一下子摔了可怎么办,我磕着碰着没什么但是你千万不能受伤啊!”

巴里笑了笑说:“这有啥你放心我不会摔的,我可不会让你受伤,再说了这也算不了什么啊上个月我收拾无赖帮的时候被冷队阴摔断了左腿又肘还有两根肋骨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他丝毫没有想到哈尔其实是回忆起上次他被巴里扛着一路从海滨城跑回中城差点事后吐得差点晕厥的那件事害怕了而已。

“你说什么?”哈尔眯了眯眼,算算时间上个月他正在外派任务呢,趁着自己不在就给闪电侠添麻烦无赖帮你们真是好样的,大腿手肘和肋骨骨折?哈尔真的不介意现在就回到中城把他们全部提溜到欧阿去让大家伙练练手。

“家常便饭,早就习惯啦。”巴里耸耸肩。哈尔沉默不说话,摸着巴里的脑袋往自己肩上靠。

“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哈尔说。

巴里顿了一下,然后不说话。哈尔将脑袋靠过来,巴里知道哈尔的意思。走到这一步之前两人只是挚友,你若牺牲了我会带着你的意志活下去。然而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不能不考虑对方。曾经生死可以一掷而轻,如今也有千钧之重。可以笑看生死的绿灯侠开始惜命,不想随随便便的就死掉,更不想闪电侠因为神速力能够加快伤势治愈就对自己受伤无所谓。都是血肉之躯,都会痛。就算只会痛一秒,那也是折磨。

巴里笑叹一声,然后抱了抱突然开始伤感的哈尔,在他耳边说,“天才,雨伞在行李箱里不好拿,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哈尔看着巴里亮晶晶的眼睛,仿佛看到里面有着可以冲破云层撕裂阴霾的阳光。

“好说。”

于是巴里紧紧握住了行李箱的提杆,哈尔脱下夹克衫。哈尔喜欢在夹克衫下穿T恤,巴里十分自然地朝暖源贴了过去,然后被温暖有力的臂膀搂住腰,哈尔将夹克罩在两人头顶,往巴里那边偏得更多一些,接着粲然一笑,“跑吧!

于是他们大笑着跑进雨里。

极速者最善于奔跑。但是巴里觉得,在那么多场奔跑中,其余的都是拯救生命或者疲于奔命,只有这一次,只有和哈尔在一起,才是在享受真正的奔跑。没有神速力,没有超级英雄的任务,只是跟爱人在一起,跑进雨中,跑进一场即将绽放的人生。

 

 

第二张照片

地点小酒吧门口。 哈尔鼓着脸拽着巴里的手在前面走,巴里在后面偷笑。

原本到了旅馆应该休息休息,但是楼下正好有一家小小的酒吧,哈尔突然想起巴里一直非常恪守正常规律的作息,于是想要在这里将这个规矩打破。

“酒吧?”巴里皱眉,“呃,你知道我其实很少去酒吧的……而且我也喝不醉啊。”

这倒是实话。极速者的新陈代谢率真不是普通人可以比的,所以哈尔意识到巴里不去酒吧的原因,与其说是觉得太乱还不如说是,太没意思。

“但是现在睡觉又太早了,就下去看看嘛,说不定还能碰上什么人提点一下哪里比较好玩。”哈尔还是不死心。

巴里慢慢将衣服收拾好,期间哈尔一直在用超人试图感化蝙蝠侠时才会用的狗狗眼盯着自己。等行李全部整理完,哈尔也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好,那就去吧。”巴里拿了一件外套,“但是你可别喝太多啊,而且我可是不会帮你挡酒的。”

哈尔点头如捣蒜地同意了。

酒吧并不远,而且外观上看起来更像咖啡屋。里面播放的不是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而是低沉慵懒的爵士。虽然进去喝酒聊天搭讪的人和平常看得到的那一拨没什么不同,但是巴里仍然对此有不加掩饰的好感。

哈尔要了黑啤,巴里点了长岛冰茶。哈尔用杯子挡了自己大半边脸看巴里喝酒的样子。调酒师往杯子里插了跟吸管,巴里喝两口就会咬两下。这个小动作让哈尔内心咆哮,我男朋友怎么这么可爱。

酒吧没有固定的驻唱,所以上去唱歌的基本上都是心血来潮的顾客。刚刚下来了一个穿着很朋克歌声却很古典的姑娘,接着有一段时间酒吧里都显得有些过于安静了。巴里抬头看了看,似乎没人对上面的麦克风感兴趣。

“天才,我唱首歌送给你吧。”巴里喝完了酒,冲哈尔眨眨眼。

“啥?”哈尔被这个电力十足的媚眼给弄得神魂颠倒,连沾上嘴唇的啤酒泡沫都没来得及舔干净,巴里凑过去给了哈尔一个火热的吻,贴着他的侧脸在耳边说:“我是说,我上去,唱一首歌送给你。”

哈尔已经完全眩晕了,他迷迷糊糊的点头,然后迷瞪瞪地看着巴里走上了台,但是当乐手对巴里露出十分感兴趣的表情时基本上瞬间切换到了战斗状态,面对视差怪或者塞内斯托的个等级。

巴里敲了敲,但是他其实往那一站就已经足够吸引人的注意力了。真奇怪,明明一身白衬衫黑裤子,再寻常不过的打扮,偏偏就这么好看。

“大家晚上好。”巴里笑道,然后什么都不说,他示意了一下乐手,前奏就响起来了。

哈尔一听前奏就觉得自己的心被击穿了。巴里闭着眼睛微微摇晃身体,稍稍扬起脑袋,十分享受地笑了起来。接着,与平日轻快昂扬的说话声完全不同的歌声开始流动,低沉慵懒,性感的无可救药。

巴里将眼睛微微张开,那蓝宝石一样的虹膜此刻流泻出不加掩饰的爱意,巴里这样看着哈尔唱到:

 

You're just too goodto be true

你如此美好仿若幻觉

 

can't take my eyes ofyou

我无法停止端详你的容颜

 

You'd be like heavento touch  

如同天堂般触不可及

 

I wanna hold you somuch

我此刻多么想要拥抱你


At long last love has arrived

 久违的爱情终于到来

 

And I thank God I'malive

 感谢上帝我依然存在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你如此美好仿若幻觉

 

can't take my eyes ofyou

我无法停止端详你的容颜


Pardon the way that I stare   

请原谅我对你目不转睛


There's nothing else to compare  

实在是没有什么能和你相比


The sight of you leaves me weak

你的眼神将我内心攻陷


There are no words left to speak  

万千言语只能在心中缠绵

 

But if you feel like Ifeel   

若你在想我所想


Please let me know that it's real

请告诉我真的是这样

 

You're just too goodto be true

你如此美好仿若幻觉


Can't take my eyes of you

我无法停止端详你的容颜


I love you baby,and if it's quite all right

 宝贝我爱你,愿能有此荣幸,


I need you baby to warm a lonely night  

宝贝我需要你,寒夜需要与你亲昵,


I love you baby

宝贝,我爱你


Trust in me when I say

请相信我的爱语

 

Oh pretty baby don'tbring me down,  pray

噢!亲爱的宝贝,祈祷你不会让我失落在旁

 
Oh pretty baby,now that I found you stay

噢!亲爱的宝贝,我发现你在为我驻足观望


And let me love you,oh baby,Let me love you, oh baby

那就让我来爱你吧,宝贝,让我来爱你

 

 

哈尔全程举着啤酒杯看巴里唱歌,其实酒吧里除了需要专心伴奏的乐手,没有那个不是盯着巴里看的。对于本地人以及所有游客来说,这个青年身上散发出的气质陌生而吸引人,他就站在那里,没有多余的表情和动作,只是很快乐地站在那里为自己的爱人唱歌,然后享受他的眼神,倾尽全力释放身上所有的荷尔蒙,只为吸引一个本来就已经无法离开他的人。

 

巴里一曲唱完回到哈尔身边亲了他一下,哈尔才回过神来,第一反应是摸摸鼻子看自己是不是流鼻血了。

巴里被这个动作逗笑了,然后认真地说:“没流鼻血,口水都流到被子里啦。”

然后哈尔低头擦下巴。

哈尔的笑声又吸引了一大群人。然后他们纷纷无视哈尔的圈地护食行为向巴里搭讪,男的女的都有,巴里笑容腼腆又大方地和他们打招呼,在和几位姑娘礼帽性地拥抱了之后哈尔发现有好多男性也开始跃跃欲试,于是大声说:“对不起我的男·朋·友已经累了需要回去休息了大家散了吧!”接着拽着巴里拨开重围从酒吧逃走了。

后来哈尔一路上都有些气呼呼的样子,巴里当然知道哈尔在气什么,一路都在后面偷笑。

之后哈尔再没提过要带巴里去酒吧的事情。

 

 

TBC

 


  79 35
评论(35)
热度(79)
  1. Asp2QCZ2vEd6K1CHvdQbY-ge文字03080说658cDF44
  • patrickkh <16x16x0. 1 <9:5"action">
  • 夏★"笗熇#SUNoMnlnUEMrM3hIc1pwZ15:Ui94
  • 01 18:22">银jZlysxLsndWrqrLuPUWL4文字02字 756085字
  • 夏★"笗熇#ckEzUFM0MGtBNDVTYUNIWnd3blRH
  • 我<16x16x0. 18i09:3 哲♂16x

    我ichola - 2016/06/22 00:21">

  • urid64365967402.jpg_16x1CyQV>urid<16x16x0. 18i09:pan CyQV>uridichola - 2016/06/22 00:21">夏.com/" title="呀雅R0thL3pDUUIxcUU
  • chukotkaaaaa64365967402.jpg_16x1Chukotka<16x16x0. 18i08:5winChukotkaichola - 2016/06/22 00:21"> 银jV9kwMLOA2PAULR-2vEi0">轩霖7126234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