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绿红】捉迷藏 (5)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萧昱然🐤   我为组织……出过力……


那天我一整天都没有出门。外面的阳光好到让我觉得害怕。一出门,明晃晃的太阳就挂在天上,笑容过于灿烂,我怕自己会像一个吸血鬼一样一出门就被化为灰烬。

当晚,晚饭过后哈尔回到楼上去准备两人的洗澡水,巴里笑嘻嘻地将玫瑰味道的入浴剂给他,也给了我一块。经过短短的三十多个小时,我现在对任何跟玫瑰沾亲带故的东西都有些抵触,但是我没法拒绝巴里,于是我收下了,但是我并不会使用它。

正当我准备上楼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

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来?

不得不说,那一瞬间我觉得失踪多时的安全感回来了,而且加倍回来了。巴里去迎接,我则站在楼梯口看着过来的人,一次来了两个,而且都是非常高大壮实的身材,跟哈尔是一个类型的。其中一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典雅的贵族气质,带着点略显轻佻的笑容,但是并不给人肤浅的感觉,另一个则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实人,黑框眼镜传统到有些土气,灰色套头衫和运动裤看上去非常平凡,至于那位贵公子一样的朋友,一身的冲锋衣都能穿出高定的范儿。

……等等那一身冲锋衣好像还真是定制的?!这年头冲锋衣都能定制了?!!

“晚上好,两位是吗?”巴里放下了手里正在整理的瓶瓶罐罐走到他们面前,两人见到巴里之后半晌都没说出话来,贵族先生还好,眼睛先生不知为何一脸表情颇有些难以描述,感觉像是多年没见的还念,但是那一副难受的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到底怎么回事?

贵族先生倒崩得住,然而眼神里都是悲伤的神色。我准没看错,就凭我走过这么多的地方,见过了那么多的悲欢离合。

他们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但是谈们的行为都那么的克制。除了巴里,其他人似乎都在竭力装出一副初次见面的样子。

这两个人绝对认识巴里。

但巴里并没有表现出认识这两人的迹象。

后来巴里给他们开好了房间,眼镜先生提着两人份的行李一点都不显吃力,我站在楼梯口跟他们打了个招呼,眼镜先生一见我,又露出了几近惊喜的表情,他张口打算说什么,却被贵族先生一个快准狠的肘击堵了回去,那一下子打在身上普通人绝对会骨折,但是眼镜先生看上去就像只是被小猫挠了一下而已,本来打算说“哦”的唇形给扯出了一个“嗨”。

“先生们晚上好。”我点了点头,贵族先生冲我笑了笑,然后我们简单交谈了一下。贵族先生自称布鲁斯·韦恩,我惊讶,是我知道的那位布鲁斯韦恩?

韦恩先生笑了笑,这一笑让我确定,这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哥谭宝贝。

眼镜先生是《星球日报》的记者,克拉克·肯特。一提到《星球日报》我就想起了之前凯尔给我看的报道,我按耐着去和肯特先生对质的想法和他们一起上楼,上道一楼半的时候哈尔一边甩着手里的水一边下楼,看到两位先生的时候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而我身后的两位也不动了,我回头,肯特先生的脸色有些纠结,而韦恩先生的脸色则明显不是很好看。

我寻思着,难道哈尔跟韦恩先生有什么私人恩怨?然后带着巴里了?撇开别的不说就算他们几个之间真的认识,巴里也肯定是跟这两位关系更好的一个,因为我已经感到身后开始凝聚的怒气了,肯特先生还算克制,韦恩先生一身威压让我有种想要抱头逃窜的冲动。

不要惹总裁。

后来哈尔只是点点头说,好好休息。然后测过身子让我们先走。我跟哈尔打过招呼后几乎是逃走的,身后两位开的是双人房间,但是我现在一点八卦哥谭宝贝和大都会记者的花边新闻的心情都没有。

我不知道黑着一张脸的哈尔下楼之后跟巴里会说什么,我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恢复体力,然后收拾心情,再找个机会离开这个地方。

我将巴里给的入浴剂放在一边,直到我洗完澡都没让它遇上一点水花。

第二天一早我下楼吃早饭,看到巴里一个人坐在桌子边上,五副餐具已经摆好了,但是另外三个人却没见到影子。

“巴里?”我见巴里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看上去精神很差。

“啊,你来了。”巴里对我笑了一下,“哈尔跟布鲁斯他们出去了,我吃过了,你快吃点东西。”

“巴里,你是不是认识他们?”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但是我不能问哈尔,就只能问巴里了。

巴里没有说话,听到问题的瞬间他似乎变得迷茫,他仰着头看着半空,说:“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很熟悉的感觉,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好朋友,但是比好朋友更要好,好更多,就像是可以将一切都交付给他们的信任和要好,但不是我和哈尔的那种好法……”

我大概懂了,就是说他们应该是过命的交情。

所以哈尔应该是军人了?那巴里呢?

“巴里,你以前,是住在哪里的?”我轻轻问道。

“我……我一直和哈尔在一起……”巴里的眼神在躲闪。

“你不是说,在你们遇到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独自一人吗,那在你遇到哈尔之前,你住在哪?”

巴里的眼神暗淡了下来,别过脸不想看我,然后突然站起来,说:“花不够用了……”然后拿着剪刀花篮走到扫院,高挑的身影消失在了花园里。

 

整整一个上午我都没听到巴里回到三楼的声音,也没有听到有人回来的声音,我不想跟凯尔谈论这个,这几天连续轰炸的事件已经让我有点转不过弯来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哈尔的身份,和那个报纸上阵亡的士兵。我能肯定这两人绝对是一个模子立刻出来的一模一样,双胞胎?我现在唯一能够猜到的合理解释就是这个。

不知为何我脑袋里面出现了一出狗血言情八点档。等等沃利!你是个作家,你的脑袋不应该装这么不成粮食的东西啊!!!

一直纠结到傍晚的时候,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再装不知道了,这实在是太痛苦了,我觉得我应该跟他们这些当事人说个明白,最起码不要在我这个一只脚已经踏进来的局外人打哑谜啊,好歹让我弄明白你们到底有什么剪不断理还乱的过去吧!

我一鼓作气地下楼,但是在我到达一楼的瞬间看到了不知何时出现在客厅的三个人,他们一起抬头看向我,我觉得那三道目光朝我投来的瞬间,我就怂了。

出息!

巴里不再前台也不在他的工作间,难道这会还在外面?

“我去看看巴里……”对不起了巴里,这个时候也只有你能救我了!

我走出大门,巴里正站在扫院中央,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巴里?”我走到他面前,他抱着花篮,花篮里面是采摘来的玫瑰。

我看了一眼,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花篮根本不是鲜嫩欲滴的玫瑰,而是颓败发灰的残枝败叶。

“花,都死了……”巴里的声音也和那些残花一样毫无生气。

“巴里?!”我大叫着,突然间门被冲开了,韦恩先生和肯特先生几乎是立刻就冲到我们面前,哈尔跟在后面,满脸的疑惑和慌张。

我从未见过他这幅样子。

他们扶着巴里回到屋里,让他坐下。巴里一直都清亮有神的眼睛此时变成了灰蓝色,每过一秒其中的生气就减弱一分,我害怕极了,我觉得巴里下一秒就要死掉了。

真的不夸张。

而哈尔的情况也没好多少,如果巴里是生死未卜,那哈尔就是在苟延残喘,他握着巴里的手,呼唤着他爱人的名字,眼中的泪水几乎撑不住,大颗大颗地砸下来。我突然觉得脚下一松,低头一看,原本光滑平整的地板开始出现裂缝,有些地方都已经开始腐烂,难道这真的是让凯尔这个乌鸦嘴一语成谶了?

“梦境崩塌,你也该醒过来了。”韦恩先生突然开口说话了。

哈尔没有反应。

“哈尔。”

还是没有反应。他只是看着巴里,念着他的名字,让我不忍心看下去。

我突然明白小镇的寂静来自何处了。

如果这是哈尔的梦,那么,小镇里的人不说话是因为梦的主人听不到。

我们之所以能够好好交谈,是因为哈尔能够读唇。

“克拉克。”韦恩先生突然对记者先生开口,后者几乎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扯住哈尔的手臂要带他离开这个摇摇欲坠的屋子,但是哈尔极力抵抗,怎么都不肯走。肯特先生探口气,说,对不起。

然后他松开手转身面相巴里。

某种源自本能的反应让我感到了一种直面死亡才会感到的恐惧。

几乎是一瞬间,肯特先生的眼睛变红了,从中发出的高热光线让巴里直接蒸发一样的消失了!

我几乎是失控地大叫了出来,和我一起失控的还有哈尔,他发出困兽一样的吼声,我几乎要落下泪来,那是他的爱人!

然而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人就这样消失了。

巴里消失掉的一瞬间,周身爆出了刺眼的绿色光芒,我遮住眼睛,听到木料碎裂,岩石崩塌,液体蒸发的声音,还有布料摩擦的声音,以及空气的爆破声。

睁开眼睛以后,肯特先生和韦恩先生都不见了,只看到一个一身漆黑和一个一身红蓝相间的人,我顿时觉得,那些报纸上看到的连载故事成了真,或者我已经死了,我穿越到了那些故事之中。

这两个人的装扮简直和那些故事里的插图一模一样!

后来我残存的理智告诉我,既然我之前生活在哈尔的梦境之中,那么哈尔曾经知道或者遇见过甚至一起共事过的人会出现在里面也一点都不奇怪吧?

现在我们置身在一片废墟之中,我还能看出一些城镇的痕迹,也就是说,这个小镇就是建构在这个废墟的框架之上,基本还原了他还在运作的时候的模样?

这是什么能力才做到的事情啊?

地上闪烁的一点绿光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那是一枚戒指,光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它飞了起来,飞到哈尔面前,然后落在他手心里。

“思念也是强大的力量。”肯特先生,或者我现在应该叫他超人,当然这是我从故事里看到的,这么说着。

哈尔已经完全丧失了求生意识一样颓废地坐在那里。我大概明白了什么。

“接受现实,绿灯侠。”韦恩先生,蝙蝠侠,说道。

“闪电侠已经不在了。早就不在了!”他厉声说道,丝毫不在乎眼前的人听不到他的声音。

超人走到哈尔的面前,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哈尔只是垂泪,默念巴里的名字。我难受极了,但是我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帮不上。

不知为何,我一个激灵,转身跑向了旅馆的废墟,超人在我身后喊:“沃利!那里很危险!”

我没空理会他,也不想纠结为什么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会知道我的名字,我在一堆废墟下面翻找着,手伤了裤子划破了也顾不上,超人跟了过来,“你在找什么?”

“巴里之前送过我一个东西,”我比划着,“一个红色圆球,他说那是入浴剂。”我回想起当时巴里欲说还休的表情,突然觉得我弄错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那不是给我的,是给哈尔的!

超人什么都没做,只是在我身后看着那一堆废墟,然后飘了起来,飞向一个地方,然后将那些沉重的石板举起来,再轻轻松松地放在一边,最后在一堆破碎的木板下找到了那个完好无缺的圆球。

“再帮我找点水来!”

超人不是很理解,但还是照做了。远处蝙蝠侠抄着手看我俩在一边发神经,还要守着神经已经在崩溃边缘的哈尔。

我让超人将水浇到我手上的圆球上。

然后我们的眼睛都瞪圆了。

 

哈尔还是一副没了魂的样子,我将手里开的正好的卡罗拉举到哈尔面前,他对这个果然有反应,接了花,抬起头。

“这是巴里给你的。”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TBC

  47 7
评论(7)
热度(47)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