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绿红】捉迷藏 (3)

第一章

第二章

 @萧昱然🐤   我觉得,我可以当劳模了……

第二天早饭时间我没看见巴里,哈尔说他有点累还在睡觉,我默默吃饭不做声,哈尔的笑容里面带着一点炫耀的傲气,这几乎是在宣誓主权了,我默默把脸埋进盘子里,心说占有欲强的人真是无论什么场合都喜欢这么来一下,无辜群众真是心塞塞。

后来我跟哈尔说了路由的事情,检查后发现是机器的故障,换过一个之后再试就没问题了,于是我将那些自己还挺满意的照片上传到了个人主页上,顺便查看了一下消息栏,凯尔这是打算闭关了吗怎么还不回我消息,这几天看他专栏也没见更新和新书作品预告啊,真是奇怪得很。

问题解决后我决定出去走走,去逛逛小商店和礼品店什么的,出门在外总要给还在家里的人寄一些纪念品什么的,姑姑作为明信片收集狂已经对此近乎偏执,所以每到一个新地方第一件事情不是打电话报平安而是给她寄一张明信片回去。好在这样的地方在每个城市都非常显眼,出了旅馆我几乎一眼就看到了。

也不知道是天生眼力好还是得益于后天锲而不舍的训练。总之我推门进去,店主是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妇人,但是穿衣打扮非常古典考究,头花的造型素雅简洁,看见我进来之后点头微笑了一下。我注意到收银台上并没有任何电子设备,钱箱都是手动开关的,红色的漆器带着哑光,一看便知是已经使用多年。木地板踏上去有些轻微的嘎吱声,头顶的吊扇是老电影里面常见的风格,这会儿我已经非常习惯这种穿越感了,就算是在这人看见那种转盘式的电话机也不会觉得奇怪。

感觉自己就生活在一个老电影中,这种体验可真是可遇而不可求。每一步都是恰到好处,一点违和感都没有,仿佛这个地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就连印刷品也带着上世纪的风格,那些字体在现代印刷业中早就已经是古董的代名词了,也就是在怀旧主题的电视节目之中还能窥见到当年的一鳞半爪。封面上男士的礼帽和烟斗,淑女的裙撑和胸衣,小孩子们的吊带裤和蓬蓬裙,从样式到配色都充满了怀旧的气息。后来我选中了一张图案是红玫瑰的明信片,这也代表我对小镇最初也是最深刻的印象。

之后我在文具区看了看,中性笔和圆珠笔基本上看不到,蘸水笔和钢笔倒是样式繁多,这些送给凯尔当礼物倒是非常适合,我对此是一窍不通的,干脆就选了看起来最符合他的一款蘸水笔和一套彩色墨水,顺便好人做到底买了一套信纸。结账之后就直接往邮局去了。一路上都安安静静的,我抬头看到过几户人家的祝主妇在窗台侍弄花草盆栽,有些人家的阳台也就一个手臂的距离,她们看见对方后都会冲对方微笑一下。

起风了,隐约能够听见鸟鸣。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这大把大把的宁静,真的很想录一段,当做回到喧闹的城市中后在夜里催我入睡的白噪音。

邮局不算大,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袖珍,木质的栅栏围起来的一个个小隔间把顾客和业务员分离开来,分拣室里只有一个人在工作,分拣着为数不多的信件和包裹,然后一个个盖上邮戳。我仔细核对了金额之后填写好了寄给凯尔的包裹的地址栏,然后付钱。我询问了包裹送达的大概时间,对方看着我,片刻之后又看了看包裹的地址,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说:“天气好的话路上不会耽搁,大概五天就能到了。若是碰上雷雨天,可能就得花上一个多星期了。”

时间倒是没什么,不寄丢就成。

出邮局的前一秒我突然意识到,与世隔绝这么久了,都不知道最近有什么新闻没有,回头找书报栏却发现只有一些杂志和旅游海报,并没有任何新闻报刊的踪迹,没有地方性报纸可以理解,但是连《星球日报》都没有。我原本以为像这样的小镇应该还保持着阅读报纸的习惯,看来是我错了。

出了邮局之后我转向去了广场,之前巴里告诉我,那里有一位风琴演奏者会不定期在广场演奏一些曲目,要是运气好的话就会碰上。我一直自诩是个运气不错的人,今天反正没别的安排,这个时间回旅馆还有被闪瞎的危险,所以还是不要回去的好。

说到广场,这地方和白鸽喷泉还有一对对的情侣简直是标配。我坐在长椅上看着眼前成对的人和成群的鸽子有些不知所措,左看右看也没看见说好的演奏者,看来今天运气不太好,要不下次再来试试看吧。

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我听见了《la vie enrose》的声音,一回头,喷泉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位带着帽子的人,背着一只颇大的手风琴。风琴看上去也有些年头了,红色的漆被磨掉了一些,然而声音圆润轻盈,于是我坐了回去继续听。演奏者的帽子太大,遮住了半张脸,剩下的半张脸上布满了胡茬,我猜想,这样的人在我的小说中要么是身怀绝技,大隐隐于市的高人,要么就是饱经风霜,一身都是故事的人。

听着听着,我突然有些好奇,巴里和哈尔,他们又是属于哪一类的人呢?

 

回到旅馆之后太阳还没落下,我发现庭院里的玫瑰少了一些,应该是巴里拿去做香水了,当时我的脑海中还回荡着之前听演奏时冒出来的问题。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来到这里之前一定从事过别的职业,尤其是哈尔,他简直就是一个谜。无论干什么都挺直了腰杆,眼神和气场在无形之中会让我感到一些压迫,乃至于有一些威严在里面,最重要的是那一身肌肉是健身房给不了的,直觉告诉我他以前可能是军人,或者类似的职业。但是有时候,尤其是跟巴里说话的时候又会带上一种雅痞,我在酒吧里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约姑娘的小伙子,但是他们那群菜鸟表面上这一套耍的惯熟,私底下脚抖成啥样我可是一清二楚。

然而哈尔不一样,他连调情都能调出要跟你厮守一生的深情来。这可能就是年长者的优势?时间沉淀下来的气质和风姿就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如果我是姑娘,对哈尔那样的男人也无法不多看几眼。

进门之前我深呼吸三下告诫自己待会儿就算看到了什么也要保持淡定。

事实证明我的准备是有用的。沙发区没有人,服务台也是空的,那就只能在巴里的工作间了,我往右边一看,果然两个人正腻在一块儿呢,巴里在工作台后面忙,哈尔手中拿着一朵玫瑰在巴里面前晃来晃去,巴里想躲躲不开,于是停下手中的活儿无奈地笑着,看着哈尔。哈尔一言不发,将花朵抵在巴里的嘴唇上,然后凑到他身前吻了他。

趁着这个机会我赶紧开溜了。这个场景我觉得我多看一眼都要原地爆炸,而且就算我真的原地爆炸了这两个人也不会拨冗往我这边看一眼。

晚上洗澡之后查看了一下信箱,凯尔还是没有回复我,他的主页更新也一直停留在一个很遥远的日期,我翻了个白眼确定这孩子肯定是闭关去了,估计这会儿正就着咖啡和披萨爆肝呢。

祝你好运吧兄弟。

我在社交网络上关注的人不是很多,所以大部分时间我的主页上都是非常风平浪静的,今天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都是些不痛不痒的消息,我随意发了几张照片上去,都是今天在广场的见闻。然后将那首《la vie en rose》的录音输入到电脑里面,处理加工了一下之后就开始循环播放了。听过很多版本,无论是演唱版还是演奏版都没有这一版更打动我。可能是因为身边就有一对热恋的情侣,我觉得自己的人生也被他们的泡泡染成了玫瑰色。

循环到第三遍的时候们被敲响,我估摸着是巴里叫我下去吃饭,开门后看到了他笑眯眯的脸和一阵暖暖的香味,他听到我播放的音乐后笑得更灿烂了,“你去广场啦?”

“是啊,本来以为碰不上呢,没想到还真的遇到了。”我回去将音乐暂停,然后跟着巴里一起到一楼去,他一路上都很开心的跟我说他们以前在广场约会的时候碰到演奏家演奏过的曲目,《la vie en rose》是最常遇上的,有时候也会听到别的,比如说《pardon mon amour》,但是巴里说他并不是很喜欢那首曲子,虽然好听,但是很悲伤。

后来在吃饭的时候巴里问我除了风琴演奏者,还有没有碰上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我想了想,说了说自己在文具店给姑姑挑选明信片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没什么内容的流水账。

“就是有一点觉得挺好奇,为什么镇上没有报纸卖呀?”

巴里想了想,哈尔则一直埋头吃饭并没有参与讨论,后来巴里说,“其实本来镇上也是有报纸的,《星球日报》也有。本地报纸也有,不过上面没有什么新闻,都是一些故事的连载还

有一些历史事件,故事都非常有意思,你可以当成科幻小说看,每一期我都保存下来了,但是很可惜,我这的报纸并不多,因为报社在我来到这的三个月以后就停办了呢。”我问为什么,巴里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他说那天应该是哈尔出去买报纸的,但是回来的时候却空着手,脸色也不太好看,就说报纸都没有了。然后从那天开始,不知为什么所有的书店都不卖报纸了,邮局也没有。

“虽然也没有造成什么实际的影响啦,反正有网络啊,就是觉得这么多年的习惯一下子要强行改变有点适应不了。可能是因为镇子太小了,看报纸的人少,所以就不办了吧。”

后来我提出是否可以看看巴里的收藏,巴里同意了,于是我终于得见三楼的书房,存放报纸的书柜在最里面,我查看了一下,第一份报纸的日期是五年前的十月中,最后一份是来年的一月中,正好三个月。上面一半是本地报纸,下面一半则是《星球日报》。我对着日期发呆

了一会儿,然后从头拿了本地报纸,回头查看了相册之后回忆起当时自己正在堪萨斯帮自己借宿的家庭看守玉米地呢。

于是我就着音乐翻完了一份报纸,厚厚的一份报纸起码三分之二的版面都是小说的连载,而且题材也都还很不错,超级英雄拯救世界什么的虽然看上去有些夸张,但是我一直对此接受良好,这可能跟凯尔是漫画家也有点关系。一共两部连载,带着插图,翻完之后已经是后半夜了,这时候去找巴里开书房的门有些不太好,反正报纸就是一天看一份的嘛,明天的份明天再说好了。

后来巴里干脆将书房的备份钥匙借给了我,于是我每天都取一份报纸,和几本书来看。那几天基本上是不出门的,就窝在旅馆里面看书,哈尔不时的会外出,然后再带着一身的伤回来,巴里就会腻腻歪歪地给他擦药裹伤,我只当是没看见的。

大概一周以后我接到了凯尔的消息,说是包裹到了。我想着路上也能是遇上坏天气了,还真的用了一个多星期。我翻了一下图片,他用了绿色的墨水写了一个GREEN,然后用红色的画了一朵玫瑰,这小子直接放到自己主页上面了还艾特我,平时他就喜欢这样溜粉,这一弄不用我点开看都知道评论区已经炸成什么样了。

但是我提醒他看的那些小镇的照片却没得到他的回复,虽然他一忙就会关掉所有通讯,不过这会既然有空发状态顺便调戏一下粉丝应该不会看不到我的消息啊?

算了,东西收到就好,回去了跟他秋后算账。

躺到床上之后,我闭上眼睛感受小镇寂静的夜晚。隐约之中听到了阵阵风声。

 

TBC

  44 5
评论(5)
热度(44)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