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绿红】捉迷藏 (1)

于是我终于向这一对下手了【你走!

短篇预计五章完结。

看完之后大家就会知道本咩是一个多么丧心病狂的蛇精病。

 @萧昱然🐤  迟到的生日快乐!

全程沃利第一人称视角叙述。

貌似是个普通人世界观。

第一章交代背景用,废话特别多。



引:

我叫沃利·韦斯特。如果你们对我的工作感兴趣,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是职业作家。然而我小时候的志向是成为一名科学工作者。但是这年头能从事自己从小开始心仪的职业的人还是不多,我是说,能从事自己从小憧憬的职业很酷,但是没能如愿也不是特别遗憾,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我还是很喜欢自己的工作。有时候为了收集素材我会选择出远门,到处走走看看,这能让我有灵感,然后去创作一些故事。有时候大家会喜欢,有时候不会。一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些难接受,不过慢慢的我会适应。毕竟,这根我之前说的一样,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如你所愿。如果想什么就能实现什么,那么这个世界也就没什么迷人之处了不是吗?

不过我还真经经历过这么一件事情,虽然这件事并没有切实发生在我身上,但是身为旁观者并不妨碍我如数家珍地去回忆,说真的,这真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故事了。

现在我将这个故事讲给你们听。

这是哈尔·乔丹和他的男朋友巴里·艾伦的故事。

 

1)

我在洛基山脉上拍了很多落日的照片。并不是因为起不来看日出,我觉得落日带给我的是一种安静祥和的感觉。和朝气蓬勃的清晨不一样,看日落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逐渐安静平缓,血液里的躁动逐渐被抚平,但是并不会昏昏欲睡。那种感觉是疲惫被驱赶,达到一种舒适和慵懒的平衡点。很奇妙很难以描述,但是我似乎有种天赋,能够将他们好好地分成两段,哪一个都影响不到我。既不会让自己过度紧张,也不会坐着坐着就精神萎靡然后大睡不醒。直到那橙色的暖光逐渐变深变暗,再到天边只剩下即将被染成深蓝的暗玫红,我就知道这一天就即将进入尾声了。

我的行程也就开始了。

上山前很多登山者都告诫我不要在落山后行走,我一开始是照做,但是慢慢地我发现了夜中在山林里穿行的美妙之处。不知怎的我似乎总是能够好好地避开一些风险,比如说危险的野生动物什么的。那些经常在新闻和老师家长用来告诫小孩子不要到处乱跑的故事中出没的常客,我一个都没见到过。我说不上这是否带给我一些侥幸心理,但是我还是一道天黑就背着行李上路,啊,你们可不要学,这太危险了。

我的计划很简单,先去盐湖城,然后横穿犹他州和内华达去加利福尼亚看看海。我去过佛罗里达,但是加州的景致肯定是不一样的。

不过在去海边之前我要先到内华达山脉脚下的一个小镇看看,或者居住一段时间。这个名叫抚海(vrai )的小镇似乎在旅游网站上一直处于热门搜索,上山之前我特地花了一天的时间去做功课,网站上的照片拍摄的都是那里的建筑,有种我说不出来的古典风格,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直到某一天我翻出了自己三年前在坎特伯雷的照片才想起来,这种仿佛置身中世纪的复古感。嗯,艺术家一定会喜欢这个地方,还有那些浪漫又美好的姑娘们。或许姑姑会喜欢?要是感觉不错,下次我也许应该带她来。

翻山越岭对我来说简直没什么。我甚至不用看指南针,今天天气特别好,天上没什么云。我走到树木较为稀少的地方,直接让天上的星星为我指引道路。

不知为何我的精神一直很不错,太阳出来的时候我距离公路已经没有远了,我甚至能看到里程指示牌,但是我现在很累了,得睡一会儿。

这就是为什么姑姑一直跟我开玩笑说我适合去十二个时区之外的中国居住,因为我们的作息正好是反过来的。

我想有朝一日我会的。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了,错过了午饭时间,肚子已经开始闹意见,我收拾好帐篷就着点最后的干粮下山走到公路上。找到加油站的时候已经快要接近五点了,我在旁边的便利店足足吃了五个巨无霸和三杯巧克力圣代才恢复过来。

我从小到大食量都很大,这实在是很难以解释,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我特别好动,在学校的时候经常参加各种长跑短跑,所以消耗起来也比平常人更多吧。

后来我搭便车,一路辗转到了盐湖城,然后搭乘火车,转长途汽车,一路走一路搭便车。当我最后来到内华达山脉脚下,已经是四个月以后的事情了。期间我为了赚路费也在各种便利店当过收银,感谢大学期间的那群狐朋狗友们,我在酒吧也能兼职做个酒保,虽然有时候也会被拉过去唱两嗓子,下面经常有人说我应该去签个公司,说不定能拿格莱美。这个嘛,喝高了的人耳朵多少会出点问题。我只是唱歌不走调,至于格莱美?

你问过水果姐的意见么。

下车后我向司机道别,然后趁着天色还好,展开地图。像这样一个有着世外桃源一样风格的小镇,如果我是市长,第一件要做的一定是将它好好保护起来,至于发展旅游什么的,说实话,我觉得当地人比起整天接待络绎不绝的游客,更希望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吧。所以尽管一直占据着旅游热搜榜和最想去的小镇TOP3,即便是在高峰期这里的客流量甚至比不上一些小景点淡季的数量。这个小镇唯一的卖点也就是复古,和幽静。真要是比风景优美,还是去黄石公园比较划算。

看着地图找路的时候我顺便复习了一下一些热门评论,我发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按说这样的小镇,虽然称不上与世隔绝,但是他们和外界的交流也不比某些印第安部落更频繁,他们似乎有一套完整的自我循环体系,可以毫无问题地解决住民的吃穿用度,至于教育,当地似乎从幼儿园到高中都非常齐全,高中甚至有两所。虽然就学校排名来说在全国几乎看不到影子,但是如果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谁还会去在意排名呢。

终于,我在太阳落山之前看到了小镇的入口,果不其然,和想象中的一样,甚至更为惊艳。一瞬间我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霍比特人的电影中,虽然大家住的房子都是正常大小,门都是四四方方而不是圆咕隆咚,然而这种气氛也确实配得上世外桃源这个称呼。这个小镇所处的海拔大概五百米左右,一面靠着山,另一面是一片不大不小的湖泊,从山上发源的河流穿过小镇在这里蜿蜒盘踞,最后形成了湖泊。所以要想前往城镇,还得坐船过去。

船也与是与众不同的中世纪风格。我在想,究竟是这里的人真的特别珍惜这种从祖先那里沿袭下来的传统,还是刻意用这种方式在抵抗着什么。直到很多年后,当我坐在咖啡馆里静静地看着那两个年轻人的照片,我才明白,也许有些东西,就是不想忘记。哪怕自己都忘了自己还固执地记住他的原因。

船头和船尾都被绳子和滑轮固定住了,这样划过对岸后还能将船拉回去。也难怪没有摆渡人了。

后来我上了岸,走过小小的码头,前面是一溜儿石板路,似乎被水泼过,太阳下面亮晶晶的。我意识到又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了,于是端起相机在这个小镇的门口拍了一张。回看的时候觉得自己拍的是一副油画。于是我没有立刻进去,而是绕着古朴的小城墙边走边拍,上面缠绕着的蔷薇有的已经盛开,有的还是花苞。红色的花朵和深绿的藤蔓,背后深灰色的城墙,我呆呆站在那里看了很久很久。

最后一丝阳光在云层之间消散后,我才绕回来。城墙有好些地方已经破损了,但是这里好像也没有人特别在意,甚至在石缝中长出了不知名的花朵,也都是红色的。

进入小镇的大门之前我有意抬头看了一眼,却意外发现这这个小镇并不是抚海,而是叫做海德。

真奇怪,地图上明明是这么写的,我边想着便将地图翻出来,然而之前确凿是“抚海(Vrai)”的位置却明明白白写着“海德(Hide)”。我一瞬间觉得自己碰上灵异事件了,背面是黑乎乎的来路,面前是不知怎的换了名字的目的地,正事华灯初上的温馨时刻,整个城镇都被温暖的灯光点亮,在这显得有些冷的夜晚看上去无比的温暖,让人联想到家,恋人,和一切美好温暖的事物。

于是我只当是自己之前是在梦游好了,踏进小镇之后瞬间就被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所包围,奇怪的是,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甚至是我第一次踏足西部。

小镇的格局比较紧凑,路面比较窄,目测一次能够并排经过四到五个人。我猜想这里可能并没有机动车,不过想想也正常,在这么好地方,谁还愿意放弃行走呢。我打开地图寻找之前预定好的旅店,顺便观察了一下,这里的房屋基本上都是以岩石和木料为基本的建筑材料,钢筋混凝土什么的基本上没有。但是我有点疑惑,这些房屋有的其实看上去相当有年代感了,我丝毫不怀疑祖先们的建筑技巧和良心程度,但是什么东西都是有个使用年限的,岩石不说,木料能防潮防腐到这个地步实属罕见。别说这里前面就是湖背后是山,还地处温带海洋和地中海气候交界处,最不缺的就是雨水。现在我迫切地想知道,这么多年下来要保养得这么好究竟有什么好方法?

另外,这个地方有很多咖啡店,书店和面包店。真是符合身为一个文艺工作者对于理想居住地的一切幻想,路过一家花店的时候我看到了大把大把盛开的红色玫瑰。我觉得这里的人一定都特别喜欢红色,一路上我看到了很多红色的元素,花就不说了,广告,店面的布置,几乎都是红色系,也有少量的金黄色,放眼看去仿佛这里提前过起了圣诞节。

说到圣诞节,我已经大概有三年没能回中城陪姑姑过圣诞节了呢。

最后兜兜转转了好半天,来到了我所预定的旅店门口,这是一座挺大的宅子,丝毫不意外也是个非常古朴温和的外观,尖屋顶毫不意外地是红色,扫院不大,道路都种植着玫瑰,无一例外的也是红色,地面干干净净一点杂草枯叶都没有。宅子有三层,除开第一层是作为大厅使用第二层有三扇窗户,估计应该有三间或六间房,三层只有一个窗户,应该不是作客房,而是主人的卧房或者书房,毫不意外,窗帘紧闭。

铁门并没关上,于是我打开一条缝侧了进去,然后关好。路过扫院的时候特别注意了一下那些花,开的都非常健康,色泽鲜艳。我在想这就也许是卡罗拉?以前父亲曾经送给母亲作为生日礼物。那些美丽鲜艳的花朵让母亲笑得甜蜜又羞赧。

走到门口摇响了上面的黄铜门铃,不一会儿就有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传来,然后门被打开,一瞬间我觉得,大晚上居然看见太阳了。

“你好,请问是来入住的游客吗?”金发蓝眼的青年男子笑起来有着好看的梨涡,眼睛也被笑意点亮,蓝眼睛里藏着一片海。

“你好,我是沃利·韦斯特,之前在您这预定过入住的。”我点点头,下意识地扯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有些人就是这样,天生带着一种气场,再不修边幅的人见了也不由自主要让自己规整清醒些,别说我本来就是个比较爱整洁的人,只是长途跋涉难免风尘仆仆罢了。

“你好,我是巴里·艾伦。叫我巴里就好了。”

巴里是个非常帅气的人,我第一眼看到他真的很想给他拍个照片然后寄到时尚杂志去。随便怎么拍都好看,绝对无死角的那种好看。他带着我进了客厅后我才发现这里和一般的民居并没有什么不同,米色和浅橙色的基调让这里看上去非常的温馨,一瞬间疲惫感就涌上来让我特别想好好洗个澡然后呼呼大睡。我将背包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搁在一个酒红色的布艺沙发旁边,到前台去登记。隐约闻到了一股甜甜的,带着一丝水汽的香味,抬眼就看到了通往后院花园的门边有一个小玻璃房间,里面摆着瓶瓶罐罐和好多仪器,另外就是养在水瓶里的玫瑰花。一片火红让我以为那里着了火,或者这里干脆就是某个吸血鬼的犯罪现场。

“啊,那个算一点个人爱好。”巴里已经把流程走完,见我一直盯着后面就解释了起来,“这栋房子原来的主人在这里种了很多玫瑰,后来我们接手了房子也一起打理花园,后来花越种越多,我就开始学着做一些精油和香水,送给女游客和镇上的姑娘们。”说完带着十分柔软的目光抚摸了一下面前花瓶中的玫瑰,“它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每天都看着它们健健康康的,就觉得非常愉快。”

我大概能理解这种心情,就像自己拍出来的照片或者新出的书能有人喜欢一样,那真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

后来巴里给了我一把钥匙,就是那种老电影里面带着辉煌家族史的酒店会有的那种,雕花黄铜钥匙,上面的光晕非常柔和,像是已经被温柔抚摸多年,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我抬眼看了看防止客房钥匙的挂牌,一共有六个钩,看来我的猜测并没有错,单人和双人各三个,其他五只都好好地挂在上面,也就是说我是唯一的客人。

巴里帮我把一部分的行李搬上二楼,到了门口之后对我说晚饭马上就准备好了可以随时享用,我现在急需一个热水澡和一顿饱饭,所以立刻就答应了。巴里下楼之后我打开门,室内的装潢也和普通的住家风格没有什么区别,一开门就能看到阳台,下面是花园,还能看到其他房屋挂在窗前的小花圃,我估计站在阳台上应该能看见那片湖。玄关左手是浴室,然后房间中央是一张地毯,两侧分别是沙发和电视,阳台门左边有个窗户,窗前是一张写字桌,上面摆着信纸,墨水和钢笔。里面还有个小间,那就是卧房,有个小小的窗户,和其他房屋一样外面挂着小花圃,床对面是一个摆满了书的书架,左边是衣柜,有足够的空间让我将行李放进去。

收拾好了之后我将电脑摆在桌上充电,无线自动连上了。我去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就下楼吃晚饭。

巴里正在摆桌子,见我下来了立刻打了个招呼,他摆了两副餐具,我就问他:“你一直一个人住吗?”

巴里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摇头,“不,我和哈尔住在一起。”

我问哈尔是谁,然后巴里红着脸说,“哈尔·乔丹,他是我的爱人。”


TBC

  78 4
评论(4)
热度(78)
  1. 林乔夕_rcgk[我独怜]二少家的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松鼠喜欢收集松果埋起来_Halbarry
    后续请见原作者主页!@贵栓太太还给这篇文画了配图咩太太最好的一篇绿红文。是那种适合只看一遍、一口气看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