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绿红】如果

基本上都是全程意识流的吐槽向小甜饼【这什么基因突变之后的新品种吗好可怕的样子啊真的不是什么黑暗料理吗你给你的小伙伴们买了食物中毒险吗话说这里面都是些啥啊看上去怪怪的样子啊噫吃了真的不会有生命危险吗】

 

 

哈尔刚结束了两个月的外出任务,一回来就被动用神速力冲过来的巴里抱得差点窒息过去。至于联盟的为什么没有一个上去履行一下身为超级英雄的基本职责,一位带着墨镜勇敢站出来为沉默的大多数发声的吃瓜群众说,反正绿灯侠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嗯,感谢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据说是为了备战高考语文诗词默写的克南先生。

……等等你的复习方向是不是出现了某种神奇的偏差啊克南同学。

 

后来两个人选了一个阳光正好的上午窝在家看漫画。巴里意外地喜静,没什么事情的时候他比较喜欢待在家里看书或者发呆。巴里发呆的样子特别好玩儿,脑袋会不自觉地歪到一边,然后眼神不会和平常发呆的人一样直愣愣地,反而像是一个对眼前的事物十分好奇的孩子。第一次看到巴里发呆的时候,哈尔还以为窗台上有蚂蚁。但是检查过后发现简直干净得跟新的一样,于是走到人面前才发现那双蓝眼睛中的神采十分安静。就这样盯着看了五分多钟,巴里也没回过神来。

所以这就是哈尔锁屏壁纸的来源。

漫画是凯尔借的。巴里并没有刷刷刷地翻完,而是舒服地窝在哈尔怀里一页页地翻阅。哈尔将下巴搁在巴里肩膀上,看完了就亲一下爱人的肩,耳垂或者脖子。每次都会听到一声轻轻地笑。给痒的。

漫画是有关一位吸血鬼少女的爱情故事。题材在现在看起来并不新鲜,但是总能收到很高的关注。故事本身也确实非常精彩,这个漫画其实有点年头了,凯尔也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这套漫画。厚厚的两本书,阅读完毕之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故事的起因是少女在快餐店邂逅了一位少年。中间的各种遭遇和穿插进来的回忆让他们明白两人其实在漫长的时光中一直是一对恋人,他们在彼此的生命中无休止地相遇,相爱,然后一个杀死另一个,活下来的那一个失去所有的记忆,成为不老不死的吸血鬼,等待死去的那一个转世,然后再相遇,一切循环往复,不死不休。后来不知过了多久,男孩已经变成了男人,在快餐店邂逅了一位美丽的少女……

漫画的最后,是一个孩子,手中抱着一颗球,身边散落着各种各样的球。孩子的朋友说,他总是做不出满意的作品,所以那些残次品就一直堆在那。那颗球其实也做不好,不过他似乎也不打算停下来。

所有的球里,都是不同时间里相遇的那一对男孩和女孩。

 

巴里半晌都没缓过来。

“所以,”哈尔开口,“这一对之所以过得这么纠结,都是因为这个小男孩没有把,呃,这个球,做到完美吗?”

“应该是的。”

巴里合上书点点头,然后将两本书都放在茶几上,侧身揽过哈尔的脖子发出了类似呜咽的叹息,“这个孩子可能就是所谓的神,他手中掌握着这两个人的命运,但是他丝毫不在乎他们过得是否幸福。只是一直在创造,留下遗憾,不去毁灭也不去纠正。就让他们的遗憾一直延续下去,直到他自己感到厌倦。”

接着巴里又说,“但是啊,我觉得即便是某一天这个神感受到了厌倦,也不一定会给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说不定,会比这样相爱相杀还要悲惨。”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哈尔抱着巴里,亲吻了一下他的鼻子,对方轻轻眯了眯眼,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我想起了以前小时候,和艾瑞斯在学校里的图书馆看《苏菲的世界》。”

“我不知道你那么小的时候就对哲学感兴趣啦?”哈尔抬了抬眉毛。

“不,其实作为哲学启蒙书这个故事带给我的是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巴里摇摇头,收到哈尔疑惑的目光后收回手,将脸贴在哈尔胸前说道:“越看到书的最后,我就越是有一种真实的恐惧感,苏菲和她的哲学老师到最后几章的时候发现自己其实是席德的父亲创作出来给自己女儿的生日礼物,那么问题来了——”

巴里起身,捧着哈尔的脸说:“我们怎么去证明,自己不是某个小说或者漫画中的人物,”眼睛瞟了瞟身边茶几上的两本漫画,“就像这本漫画中任人摆布还不自知的少男少女。”

“有道理。但是你也不能证明自己确实是漫画,嘿我比较喜欢这个,里面的人物啊。”哈尔笑道。

“你说得对,这个问题似乎不能被证实也无法被证伪。但我时不时的总会想,如果真的存在,我们世界之外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巴里重新窝了回去。

“也许是个没有超级英雄的世界,所以他们只能靠想象的啦。”哈尔蹭了蹭巴里的脸。

“哦,那大家都是绿灯侠,只是没有能量戒指和灯。”巴里笑道。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没法反驳。”哈尔愣了愣。

“哈哈,做你的编辑一定需要非常惊人的想象力。”巴里伸手去够薯片。

“唔,而且具有非凡的审美。”哈尔露出了非常自恋的表情摸摸下巴。

“那你得多去贿赂一下编辑,让他在每一期里都把你画的很帅。”巴里喂给哈尔一片。

“顺便做个动画片什么的,你说正义联盟这个题材怎么样。”

“听起来真不错,还能上不同的平行宇宙晃一圈。一个镜头过去就到了,我都不用怎么费力。”

“想不到闪电侠也有想偷懒的时候。”

“彼此彼此啦。”

两个人抱着薯片咔嚓咔嚓吃了一会儿。

“你觉得,”巴里舔着手指,“拍个电影怎么样,我是说,每个超级英雄都有自己的独立电影,然后其他的超级英雄去串个门什么的。”

“嗯,那我得想想谁能胜任英俊的哈尔·乔丹。”

“慢慢想吧,我觉得电视剧也不错。”

“那得从哪拍起啊?”哈尔抓过另一袋薯片。

“从——”巴里本来兴致勃勃,突然眼神黯了下去,哈尔明白巴里想到诺拉了,于是放下薯片抱住了他。几乎是同时被巴里回抱,特别紧。

“你说他们会不会把我试图穿越时空回去救我妈妈那件事情一起拍进去啊。”肩上传来的声音有点闷。带着点颤。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在父亲上飞机前无理取闹一番让他别去飞。”

“但我们知道那不可能。”

“是啊。父亲不会畏惧危险。哪怕下一秒就会丧命他也不会退缩。”

“你真像你父亲。”巴里的拥抱变得柔和。

“要不怎么被灯戒选中呢,宇宙那么大。”

“真想看看小时候的你。”巴里的眼睛笑成了月牙。

“熊孩子有什么好看的。”

“你也知道自己小时候熊啊?”

“说得像谁小时候不熊似的。”哈尔挑眉。

“我可一直都是个好孩子。”巴里自豪地仰头。

“是啊,大家都爱闪电侠。”哈尔抵着巴里的额头说道。

“哈尔。”巴里握住哈尔的手腕,突然有些急切地说:“我是说,如果。如果你没有遇到阿宾苏,别的人成为了闪电侠,我们还会不会遇见彼此?”

哈尔知道巴里想问什么,他想问的其实是更彻底的不同,氪星好好地在天上转悠,韦恩家的小少爷父母安好,火星没有被入侵,逆闪电好好地待在他该待着的地方,视差怪没跑出来乱折腾。

尽管他们都清楚这种如果没有任何意义。即使神速力可以无视任何障碍,逆转时空,改写因果。然而冥冥之中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一直在引导这一切。

关于这一点,某天曾见过克南摇头晃脑地说,“唯有天道横在,天理循环,不曾更改。”

“怪怪的。但是很有道理。”哈尔继续拆薯片包装袋。

“如果你的父亲,我的母亲,克拉克的母星,布鲁斯的父母一直都还在,”巴里说,“我还是觉得我们会以另一种方式见到彼此。只是,情况也许就不一样了。”

“你是说,不会有正义联盟,大家也不全都是英雄,或者通俗点说,好人?”哈尔歪歪脑袋。

“也许吧。”巴里有点犹豫,“克拉克和我说过一些关于佐德的事情,后来他一直说有幸自己的父母一直都非常清醒和正直。如果他被那种思想洗脑,即便最后还是来到地球,只怕也是个一样可怕的侵略者。

“至于我,”巴里继续说,“我可能会在母亲的关怀下长大,然后还是会成为科学家,进入尖端实验室或者别的实验室,可能也会遇到维克多的父亲,我们一起合作什么的。”巴里抬起手比划一番,“然后你会跟随父亲的脚步成为飞行员,王牌中的王牌!然后也许你的公司会和我们的实验室合作研发新的系统和发动机什么的,你知道,这种合作并不罕见。”

“你看,我们还是会相遇。”巴里笑着伸手夹了一片薯片,“我们还是会认识彼此,也许出去约个饭什么的,我可能会喜欢上你,你知道我说的是哪种喜欢,”说到这巴里脸红了,“或许不会,你或许会因为我的长相对金发碧眼的女孩子多看几眼?或许还是会和卡罗尔约会。”

“嘿。”哈尔苦笑着将薯片拿远了,“巴里,我——”

“没什么。这没什么。”巴里伸手去够,哈尔继续讲袋子拿远,后来巴里亲了哈尔一下才拿到,“什么可能性都存在,我们不能否认。你知道我穿越过很多平行宇宙,我见过很多可能,也许在这个世界里我们相爱,但是也有可能在某个分叉出来的时间线,我们彼此为敌,不得不想那对恋人一样,嗯,相爱相杀?”巴里歪歪脑袋。

“哦,你说得让我突然有种想要冲过去干掉凯尔的冲动了。”哈尔面色不善地盯着那套漫画。

“沃利会跟你拼命的。”巴里趁机抢过袋子,“接着说,你可能还是会和卡罗尔约会,我也许会爱上艾瑞斯。一起选个好日子来个四人约会什么的。”

“这听起来太糟糕了。”哈尔扶住额头。

连绵不绝的咀嚼薯片的声音突然停了。

哈尔看向巴里,对方正擦走嘴边的碎屑。

“其实吧。”巴里慢慢开口

“我也觉得。”

接着两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地方,直到哈尔突然说:

“我爱你。”

然后完全不给巴里反应的时间,狠狠吻了上去。

 

         END

 

 

 最后说一下,文中提到的漫画是藤原熏的《吸血少女》。特别美。就是太致郁………
 

 

  86 12
评论(12)
热度(86)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