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绿红】你今天看上去真帅,我能抱一抱吗?


入坑有一段时间了,第一次产粮有点紧张。

送给病友 @萧昱然🐤 ,开心点啦~ =3=

小甜饼一发完结!

 

海滨城的飞行员哈尔·乔丹无论何时脸上都带着痞痞的笑容。发色像融化的巧克力,散发出来的味道带着可可的甜蜜,像极了那双饱满嘴唇里飞出来的甜言蜜语。眼睛和头发是一个色系,稍微浅一点,差不多是染上红酒的软木塞。

哦,不对。巴里摇摇头,把红酒换乘威士忌还差不多。哈尔才没有红酒那么醇厚安稳。他是跳跃的,张扬的,从来不安居一隅,所以满世界乱飞。

今天也一样。

“灯侠吗?他昨天就出发去OA执行任务了啊,没跟你说吗?”神奇女侠舔了舔冰淇淋勺子,漂亮的眼睛里带着疑惑的神色,得到否定的回答后那疑惑更深了,“真奇怪呀,你们两个平时不是连对方今天早饭吃了什么都知道的吗?”

“呃,也没到那个地步啦……”闪电侠挠挠下巴,尴尬地移开视线,他也没必要什么都告诉我呀。

“哦,是嘛……”公主嘟嘟哝哝地站起来又给自己接了一杯,顺便慷慨地给了还在支支吾吾的闪电侠一杯。

“啊,谢谢。”接来一看是巧克力味的,巴里不可避免的又想到了某人。

“我倒是听说,蝙蝠侠总是知道超人穿什么款式的衬衫上班呢。”神奇女侠聊着八卦的时候声音总是软软的,像棉花糖一样蓬松又轻快,“虽然这种小事情完全没有知道的必要,但是,你知道的,蝙蝠侠总是对超人有种,怎么说,执念?哈哈,执念一样的关注。只要他愿意,他甚至能说出小记者今天被主编吼了多少次。”

“你说的没错。”巴里低下头挖了一小勺冰淇淋,送进嘴里的时候尝到了冰凉的甜腻,带着点冰砂口感的冰淇淋并没有自己常常吃到的那一种顺滑细腻,融化之后散发出来的香气充盈鼻腔的时候让人感到说不出的满足,巴里轻呼:“真好吃呀。”

“那当然啦。”神奇女侠高兴地就像是刚刚斩下了某个超级反派的脑袋,“冰淇淋是正义!”

和神奇女侠道别后巴里就一直在发呆,今天瞭望塔的警报都很安分,大都会似乎也很和平,卢瑟今天也许公务很繁忙,新闻上都是超人救下了卡在树上下不来的小猫。

“哇,孟买猫。”巴里看着新闻说道,超人似乎对这只小猫特别有好感,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直到被猫咪糊了一脸肉垫才恋恋不舍地还给满脸通红的小姑娘。

别说这只猫刚才看超人的神态和蝙蝠还真像啊。

哥谭似乎也很安静,蝙蝠侠都在控制实里呆了快一整天了。

他晚上还要去夜巡吗?

巴里放任自己的脑袋开始意识流,盯着铺了一整面墙的显示器,上面滚动的都是各地的实时新闻。扫到中城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寒冷队长的身影。

接着警报器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闪电侠,中城图书馆警报,警方正在包围寒冷队长,你还有三分钟。”通讯器也响了起来,蝙蝠侠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沉稳,好像没什么能让他有点情绪波动似的。

“已经到啦。”回复的时候闪电侠已经冲破层层冰墙将寒冷队长吓得一哆嗦了,巴里突然觉得以后这样耍耍无赖帮也挺不错,反正哈尔不在自己闲着也是闲着。说起来其他人呢?

等等,这根哈尔有啥关系……

闪电侠一直到将寒冷队长不知道第什么时候送上警车了都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今天那个绿油油的家伙怎么不在啊?”押送车的车门关上之前寒冷队长凉嗖嗖地问。

“我还想问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出来蹦跶呢,怎么,你难道还想被他用棒球棍揍一顿吗?”巴里不解,“而且你可别忘了中城可是我的主场,要揍也是我先来呀。”

“哼。”门关上了,巴里也没弄清楚这声“哼”是个什么意思,也没放在心上。

可能是因为天气太热了吧。

过了大概半个月,巴里突然发现自己已经非常想念哈尔了。

完全不明白是为什么。

“之前他出了一个多月的任务的时候我都没这种感觉。”巴里有些沮丧地说,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又是寒冷队长,刚越狱出来打算找个酒吧喝一杯。但是这次纯粹是闪电侠睡前的例行巡视给撞见的,反正都是穷极无聊的两个人,巴里把人拷上顺便给了他一罐啤酒,自己拆了一包三明治。

墨镜都挡不住寒冷队长“妈的智障”的眼神。

“你们怎么回事啊,又是只有你一个人。”巴里嚼了两口,感觉没有阿福做的好吃。要是哪天蝙蝠侠愿意把阿福带到瞭望塔就好啦。

“哼。”寒冷队长高冷地别过头,闷头喝酒。

“你COS谁不好非要COS蝙蝠侠,你这叫OOC你知道么。”巴里消灭掉了最后一口三明治,感觉面包太干想喝水,但是仅有的啤酒已经被寒冷队长一口闷了。

寒冷队长特地摘了墨镜翻了个白眼给巴里。

“我说,你什么意思啊最近很不对诶?”巴里皱眉,“我好像没惹到你吧?”

寒冷队长已经受不了了。表示只想回牢房静静。

于是他心想事成了。

后来绿灯侠终于回来了,带着一身的疲惫。但是笑容依然痞痞的,巴里看到他的时候都快跳起来了。

“欢迎回来!”他几乎是用神速力冲过去拥抱哈尔的。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包括哈尔。

“WOO,Flash! My boy!”哈尔因为劳累带着沙哑的声音中出现了惊喜和一点点的慌乱,但是被他的动作掩饰了过去,他在兴奋地快要振动起来的闪电侠背上轻快地拍了三下,“见到我就这么高兴吗,嗯?”

尾音习惯性地挑了起来,哈尔有些尴尬,这不是对闪电侠应该有的反应,太轻佻了。

“嗯。”巴里还是没有放开,而是很顺从内心想法地确定了这个本是玩笑的猜想。

哈尔的手臂僵了一下。

所有人,除了还抱在一起没打算分开的两个,内心都哦了一声。

哦什么啊你们。哈尔用眼神把眼前这群人挨个鄙视了一遍。

哈尔将巴里放开的时候看到了闪电侠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心惊了一下。接下来巴里拉着哈尔说中城哪里哪里新开了一家餐馆,那里的墨西哥菜可好吃啦,还有啊你常去的那家咖啡店新出了绿灯侠款的抹茶咖啡和闪电侠款的草莓芒果奶昔,买一对打八折哦我试过啦味道很好啊你有空的话一起去吧…………

哈尔被巴里拽走的时候回头一脸问号地看了看身后的吃瓜群众,除了超人非常认真地做出了“加油”的手势,其余人都是一脸看好戏的眼神。

别问他是怎么看出蝙蝠侠的表情的。他就是知道。他可是无所不能的绿灯侠!

巴里非常贴心地让哈尔睡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糊涂觉,等人睡醒之后两个人就在那家咖啡店点了两份饮品,还有满桌的甜甜圈。

哈尔吸溜奶昔,对一直打算靠过来的巴里有点不知所措。

以前也约过饭,但是两人从来都是面对面。没有哪次是跟这次一样。

巴里正坐在哈尔旁边,一开始两人之间还有半臂的距离,现在几乎快要贴在一起了。

哈尔几乎都要怀疑眼前这个到底是真的巴里还是视差怪折磨自己的新手段了。

咖啡喝完了,巴里去前台续杯。早已是满头冷汗的哈尔接通了蝙蝠侠的线路。

“这里是蝙蝠侠。”

“蝙蝠,闪电侠今天很奇怪,不,从我回来的那天起就很奇怪了,他最近遇到什么了吗?还是毒藤女跑到中城做实验啦?”哈尔看着巴里和服务员说着什么,然后回头冲自己笑了一下,天呐他真可爱,跟草莓甜甜圈一样。哈尔笑着招招手。

“闪电侠很正常。毒藤女一直和小丑女一起待在阿克汉姆。她们正在合唱closer to me呢,你要听吗?”蝙蝠侠一本正经地说道。

“再见。”哈尔看见巴里端着咖啡和两碟蛋糕回来了一秒钟掐了线路。

“联盟有事?”巴里敏锐地捕捉到了哈尔的小动作,有些担心地问,将手搭在了哈尔肩膀上。

“没事,蝙蝠跟我说下个月的值班计划来着。”哈尔面不改色地说。

“唔,布鲁斯应该少排点班给你,你都辛苦大半个月了……”巴里低头吹吹咖啡上漂浮的奶泡。安安静静地。

哈尔看着他。巴里身体的另一侧是一扇窗户。阳光正好洒在他身上,金色的头发看上去充满了妙不可言的空气感,像油画却比油画更轻盈,长长的睫毛接住一粒粒闪亮的微尘,微红的脸颊带着柔和的光晕,好看的移不开眼睛。

“哈尔?”意识到了投向自己的目光,巴里微微转头,下唇还和杯沿碰在一起,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莹蓝的眼睛几近透明,哈尔感到转瞬即逝的窒息。

“没事……”哈尔摇摇头微微俯身靠近巴里,伸出手,用拇指轻柔地擦去黏在巴里嘴角的奶泡,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在笑,或许有吧,因为巴里的脸在一瞬间红得跟蛋糕上的草莓一样。而他总是说,自己在笑的时候,女孩子都在脸红心跳。

他还是将那擦掉的奶泡碾在指尖。

巴里垂下眼睛慢吞吞地喝咖啡。哈尔手中拿杯奶昔里的冰块都化光了,杯壁上沁出来的水珠洒在哈尔的衣服上,染出深色的痕迹。

后来两个人去看了一场电影,讲的什么没人在意,哈尔在思索巴里是怎么了,巴里则陷入了一种慌乱和纠结。让他感到恐惧的是他自己甚至不明白自己到底在慌什么,他不断地瞟哈尔放在扶手上的手,一直压抑着握住它的念头。

他的心率自咖啡店里看到哈尔的笑容以后就一直没降下来。

也许自己该收回之前的话了。

送别哈尔之后,巴里捂着不堪重负的心脏蹲在门口。

哈尔也是能和红酒一样的。

不知不觉间,就让贪杯的人醉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每当集体出任务的时候蝙蝠侠总是安排闪电侠和绿灯侠一起,善后的时候以超人为首的一群人都非常自觉地去“别处看看有没有什么没收拾掉的隐患”和“有没有什么人没有发现”,哈尔对此表示你们当我瞎的啊?闪电侠倒是暗自高兴,所以总是试图拉近和绿灯侠之间的距离,但是走到一半却会突然愣住然后很不正常的拐个弯走到别处去,不到五分钟就又溜达到一边去了。

哈尔有点明白巴里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他打算找个机会跟巴里说说。

然是守卫者此时就像是故意的,一个任务砸过来。绿灯侠又飞走了。

这次他告诉了闪电侠。

“灯侠又出任务啦。”神奇女侠舔着勺子,递给闪电侠巧克力味的冰淇淋。

“嗯。”巴里点点头。结果冰淇淋,有点没精打采。

“这次去多久?”

“跟上次差不多吧,也许能早点回来,也许晚点。”

“你会觉得无聊吗,他不在?”神奇女侠叼着勺子给自己接冰淇淋。

“这么吃会闹肚子的。”巴里无奈道。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亚马逊公主眨眨眼睛。

“嗯,会。”巴里没怎么挣扎。

“是无聊还是失落?”神奇女侠眯起眼睛。

“……”巴里不说话了。

回到中城后巴里在城里绕了三圈都没见着无赖帮的影子。

他显然不知道寒冷队长在无赖帮朋友圈里发了通知让大家不想瞎的话近期最好安分点。

巴里坐在警局大楼顶上吹冷风。

闪电侠不吃东西了。这是联盟内部的新危机。

“简直不敢相信,”奥利弗恨铁不成钢地摇头,“平时都是十个汉堡起步的,这次居然只吃了五个就说饱了,五个!!谁信啊!!”

“就是啊,参加电影之夜的时候只吃了三张披萨,剩下的十七张都是我和巴特吃的,巴特是很开心啦可以多吃点,但是巴里叔叔精神这么不好我们也会担心的。”

只有凯尔抓住了重点:“你们就没想过赶紧把哈尔逮回来吗?”

于是大家都看着蝙蝠侠不说话。

蝙蝠侠捏着鼻梁刚准备开口就被超人抢断:“我们只是习惯了而已……”

这个联盟还能不能行了。

闪电侠对这一阵鸡飞狗跳完全没什么意识,虽然哈尔的离开并没有让巴里失落到在工作上出岔子,但是明眼人都看出来这个温和的青年心情不太好。

这种低气压持续了差不多一个月以后以中城的尖端实验室被外星人入侵强行打断,憋了一肚子气的闪电侠在联盟赶来支援之前已经差不多进入了收尾阶段,于是其他成员提前进入了善后状态,虽然是整个联盟脾气最好的人,但是也流传着愤怒的闪电侠的恐怖程度不亚于蝙蝠侠的说法。谁都不想被台风尾扫到。

问题就出在这,闪电侠正专心致志地胖揍首领,喽啰七七八八地倒在地上用鬼都听不懂的语言哭爹喊娘,蝙蝠侠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看着现场以免生变,他注意到了闪电侠身后还在挣扎的外星人冲举起了枪,但是蝙蝠标的速度还是没赶上能量光束,蝙蝠侠大喊着“闪电侠快躲开!”

轰的一声,闪电侠所在的那一块地方炸开了。

散落在四面八方善后的超级英雄们闻声纷纷赶来,蝙蝠侠已经冲了过去,浓烟散尽后他看见了一个绿莹莹的光球,绿灯侠抱着被冲击震晕的闪电侠好好的在里面。

“还好赶上了。”灯戒耗尽最后一点能量之后熄灭了,哈尔恢复了常服状态,他瞟了一眼满地躺的四仰八叉的外星人,“哼,勒姆星的,很好我记住你们了。”

后来哈尔原地休息了一会儿恢复点体力,背着巴里回到了他的家中。哈尔在房门口的花盆里翻了翻,找到了备份钥匙。一边开门一遍说:“下次得跟巴里说说让他换个地方藏钥匙,别仗着中城治安好就这么心大……”

把鞋子衣服扒掉之后给巴里换上睡衣,这期间巴里明明睡得不省人事却偏偏一刻不停的往哈尔身上蹭,换完衣服哈尔觉得自己已经累得快站不起来了。

撑着最后一丝力气给巴里擦了脸,处理了一下还没有恢复完全的伤口,哈尔翻了翻冰箱把巴里最后一块三明治吃掉了。

闪电侠开始吃东西了。而且更黏绿灯侠了。

每次大战完都会跑到绿灯侠面前然后抱一抱。

吃瓜群众瞎了几次之后也习惯了。

又是难得的休息日,两人在咖啡馆里点了和上次一样的单坐在一起。天气很好,位置很好。巴里又去续杯,哈尔看着他,巴里回头望,他们交换了一个和今天的阳光一样美好的微笑。

然后哈尔余光瞥见了带着棒球帽的克拉克和一身休闲装的布鲁斯,楼上是戴安娜,还有一圈埋伏在周围的很闲的吃瓜群众。

哈尔缓慢地,翻了个白眼。

巴里回来之后还是靠着哈尔,但是这次两人的心情都比之前好很多,巴里的心跳很平缓,没有跟上次一样快到要从胸腔里射出来。全身都感受到了一种被丝绸和棉麻轻柔包裹的舒适感中,巴里低头吹走奶泡,哈尔低头看着巴里。看着他的金发,看着他卷翘浓密的睫毛,泛着粉红的脸颊,还有微微翘起的唇角。

“嗯?”巴里微微转脸,看着哈尔的视线有些跳跃,但是没有一点的躲闪。

哈尔这次很清楚自己在微笑。

“没什么。”他伸手轻轻按下巴里捧着咖啡杯的双手,俯身在站着乳白奶泡的唇角吻了一下,伸出舌尖将它们卷走。

巴里的脸又一次红成了蛋糕上的草莓。

 

之后每次任务完的例行拥抱中两个人都更加的热烈了。吃瓜群众表示早就麻木了。

以及,巴里就算没事也喜欢和哈尔抱一抱。就像是换了只对哈尔发作的接触饥渴症。

他总能找到各种理由,今天天气好,要抱抱。冰淇淋好吃,来抱抱。肚子不舒服,要抱抱。好累啊,要抱抱。冰箱里的东西被吃完了不开心,要抱抱。

 

至于哪个理由用得最多?

哈尔你今天看上去真帅,我能抱一抱吗?

 

这个是蝙蝠侠统计出来的。

别问他为什么要统计这个。因为他是蝙蝠侠。

 

END


  358 64
评论(64)
热度(358)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