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家的咩

一个无趣至极的人

 

【叶蓝24H/1H】摸头杀

 @2017七夕叶蓝24H企划 

感谢组织!QWQ,第一棒的老万辛苦啦!

大家七夕快乐!小蓝和老叶今年也要幸福快乐哦!

给所有太太们疯狂打CALL~比心!

摸头杀

秉承一贯的废话很多的个人风格。

其实想过换个画风,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台风天。

短信提醒从蓝色转到红色甚至没超过一个小时,网页刷新后看到自己的航班因为天气被强制取消后许博远生生鼓出一个愤愤的包子脸。聊到一半的话题戛然而止,手指在键盘上落下又抬起,比心情还起伏不定。舒张之后又握紧成拳,纠结了半晌应是没憋出一个标点符号来。紧接着窗外十分应景地开始狂风大作,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要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了。

 

叶修也察觉出不对劲来了,拿起日历看了看,又上网查了一下天气,多少知道自家小剑客为啥突然沉默,敢情是航班取消过不来了。今年的第不知道多少号台风强势登陆,今天早上还阳光明媚的,说变脸就变脸。炸毛炸得比自家男朋友还快,也忒经不起撩了。

 

遇上这种情况当然要先把人稳住好好安抚一下,半年多没见,本来约好的趁着两人都正好还有空可以浪能聚一天是一天,结果台风说来就来,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全部停摆,这次机会错过就只能等今年蓝雨的全明星了。小剑客那边堵在心口的气叶修隔着十万八千里也感受到了,但是眼下真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是这样的,荣耀教科书叶修大神,垃圾话溜得飞起,安慰起人来这讲话技术却是十窍通了九窍。所以把能动手的尽量不吵吵的原则融会贯通到其中之后就发展成了一种身体力行的安慰模式,说起来这还有苏沐橙一份功劳。尚且年幼的苏沐橙虽然心态上比一般人更早熟,但是情绪这种东西要控制起来还是需要时间来加持,偶尔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小则红眼眶酸鼻子,重则掉眼泪咬嘴唇。叶修心疼不过却又没有什么说得出口的只能干着急,情急之下伸手摸了摸姑娘的小脑瓜,却被十分不领情地躲开了,苏沐橙红着眼眶压着哭腔,看着叶修说,“摸了脑袋就长不高了。”叶修十分尴尬地伸着手,空气凝固了半晌,最后苏沐橙撅噘嘴,抹掉眼泪整好头发,问叶修,“有糖吗?”

 

把苏沐橙半是当妹妹半是当女儿拉扯大,后来叶修就算忘记带烟,口袋里也绝对不会没有糖。什么糖都有,烟瘾上来却没有可以解馋的就叼一根棒棒糖在嘴里聊胜于无。有时也会被眼睛尖的粉丝看见,久而久之就传出了叶神好甜口是个甘党的不实信息,于是寄给叶修的礼物中甜食的比重相当之大,就连粽子月饼也都是厚实良心的豆沙或者莲蓉馅,甜到齁的那种。不过他本人也懒得澄清,毕竟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甜的有利于身心健康是事实。兴欣的姐妹花们难过的时候投喂蛋糕等甜点总是没错的。

 

所以从广义上看,比起语言叶修更喜欢用行动作为表达感情的方式。然而作为家人看待的苏沐橙毕竟和身为情侣的许博远有着本质区别,如果具体要说又哪里不同,大概一个跟橙子一样,一个跟菠萝蜜似的。

 

“你这比喻很奇特啊。”苏沐橙剥着橙子说道,“有啥典故?”

 

叶修的解释充满了个人风格,说家人之间的感情会让人感到圆满厚实,有安全感。你就算不认识橙子这个东西,但是你看到它的颜色,闻到它的香味也会觉得这一定是个非常友好的水果对不对。

 

苏沐橙仰着头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吃橙子的场景,缓慢地点了点头。

 

但是你说爱情这东西吧,当你确定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的时候,你会跟第一次见了橙子一样满心全是欢喜啊?

 

这话怎么说?苏沐橙瞄了瞄另一个快递盒里的菠萝蜜,许博远亲手挑的。

 

总会有点不确定性啊,你说我这要是跟人告白了,结果人家压根对我没那个意思,好比我把这玩意抛出去,对面要是对我也有意思就会把它开了,但人家要是没这个意思直接给反弹回来,后果不是跟砸脑袋一样啊。

 

疼啊?苏沐橙摸了摸那长得跟刺猬一样的水果。

 

可不是么。但是好在结果皆大欢喜啊,叶修说着把这玩意开膛破肚,露出了里面散发着甜蜜香味的果肉。

 

而且有时候这玩意吃多了也齁得慌……

 

是啊,我看你俩不分时间场合地发狗粮我也齁得慌,还眼睛疼。

 

 

不过两人确定关系的过程还真的没有像叶修说的那样像互抛菠萝蜜这般凶险,硬要说,顶多是叶修抛了颗甜李过去,许博远恰好用嘴接住了。然后带着满嘴清甜狠狠吻了叶修一口。

 

那是世邀赛之后的常规赛,蓝雨客场和兴欣的一次比赛。许博远看到随队人员里有自己的名字时整个人如遭雷击,不对,如遭散人快打。自己也不是第一次随队作为后勤人员出阵了,上一次就是世邀赛那会,而且还是跟叶修隔壁屋。但是两个人奇迹般地面对心上人都十分克制,别说互抛了,简直是啥都没带就赶鸭子上阵,见到对方的时候由于过度高兴外加紧张,一个面部神经集体罢工一个语言中枢瞬间瘫痪,尬聊了几句之后各自找组织,还差点传出国家队领队和后勤组某成员不和的小道消息。不过国家队的成员都没那个闲心思操心这些有的没的,许博远也保持了很高的专业素养全程尽职尽责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务,两个人全情投入工作,也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喜欢的人就在隔壁,或许已经睡了或许还醒着,内心就一阵雀跃。而赛程紧凑,留给他们能用来解决私人问题的时间约等于没有,两个人在经历了几次深夜中严肃告诫自己要冷静的心路历程后,十分有默契地闭口不谈这个事情,相处得十分官方十分客气,仿佛真的只是合作愉快而已。

 

然后回国之后看着自己都没能拿得出手的菠萝蜜,只想一脸撞上去。

 

然而这次就完全不存在这样的顾虑,而且叶修现在已经不会再作为选手出赛,这就意味着他自由行动的时间比以往更多,只要时刻关注,总能找到机会的……

 

想着想着许博远的脑袋就噗嗤一声温度过高了,给兴奋的。

另外一边叶修肯定也不会啥也不准备,就随口问喻文州“你们公会那个小年轻还来不”,十分轻描淡写,相当漫不经心。喻文州瞧着那个“还”字不一会儿就笑了,就回了一句话。

 

叶神,世邀赛才结束没多久啊。

 

虽然没得到正面回答,但是叶修还是在比赛当天凭借着超高的眼力和对小剑客的敏感程度,没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那一堆蓝晃晃的制服里自己最熟悉的那一个。跟在黄少天后面满脸幸福的泡泡,被自家偶像搭话了眼睛还会闪闪发光。于是回头交代了一句,你们听着啊,等会个人赛谁遇见少天了不用给他面子往死里打,到了团队赛先把那个话唠一波带走,都听清楚了?

 

方锐小声跟魏琛嘀咕,这人今天怎么回事怎么杀气腾腾的。

 

魏琛呵呵一笑,不是钱包被抢了就是老婆被拐跑了。

 

“什么什么!老大你啥时候有老婆的!”

 

“包子你闭嘴。”

 

许博远坐在正式队员后面一排和其他后勤一起做赛前准备,他就回头瞄了一眼,身后声势浩大的粉丝团让自己有种置身火焰山的错觉,他下意识地将眼睛转到另一边兴欣的休息区,看到了正凑在一起对着手机指指点点的唐柔和苏沐橙,叶修坐在一边看上去有点无聊的样子,不时的往姑娘那边瞧一眼,手指在膝盖上不知道在打着什么拍子,或者仅仅只是毫无意义地敲两下而已。许博远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叶修斜侧面,这个角度再好不过,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拍了几张,完事了才后知后觉的感到自己刚才真是蠢透了,红着脸把手机塞回去之后再次抬眼,发现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发现自己了,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朝自己挥了挥,很明显是在跟自己打招呼。

 

许博远先是一愣,然后不太确定地左右瞄了瞄,自家偶像正跟自家队长咬耳朵,其他人也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放松神经做准备,整个蓝雨休息区除了自己根本没人搭理对面的那几只,然而许博远还是左右移动了一下身体,直到自己确定被叶修的眼神追身了才想起来这个时候的标准答案应该是,脸红啥的。

 

于是噗嗤一声,许博远的脑袋升温了。

 

黄少天整个比赛下来都觉得很莫名其妙,觉得自己不知为何就吸引到了兴欣全体的仇恨,台上的人还在想办法化解危机,台下观战的明显绷不住表情了,摄像镜头扫过蓝雨的休息区时那气呼呼的包子脸基本上在蓝雨论坛被刷爆,迷妹在感叹蓝团的可爱是宇宙级别的同时也做成了表情包,配上时下流行的文字在帖子里分享,这个被正主知道也是后话了。

 

叶修在看比赛的同时也会关注一下许博远的表情变化,尤其是黄少天上场比赛的时候,那表情可谓是精彩绝伦,挺好的一孩子,怎么世邀赛那会就是个面瘫脸呢。叶修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端着手机开启了连拍模式。

 

个人赛结束之后黄少天气呼呼地把自己往椅子上摔,接过水和毛巾之后往兴欣那边冲叶修比了个中指,叶修是没注意,但是苏沐橙看到了,她笑着用胳膊肘捅了叶修一下,然而叶修抬头之后去看的不是气得要跳脚的剑圣,而是一样气呼呼,鼓起来的包子脸还没消的许博远,叶修这回是再也没办法藏住笑了,冲着许博远笑得春光灿烂,吓了小年轻一跳,正在气头上的黄少天一见他笑的这么开心立刻炸了,“靠靠靠这个叶不修还好意思笑,果然是他出的馊注意,队长队长等会团队战看我不戳死他!哎不对他已经不上场了……不过没差!”

 

黄少天是给打了鸡血,后面的许博远三魂七魄立刻升天。

 

他对我笑了诶?

 

他是在对我笑吧?

 

于是整个团队赛许博远都有点晕晕乎乎的,震耳欲聋的呐喊助威的声音听起来隔着一层膜,好像游泳起来之后耳朵里的水没抖干净。之后他狠狠甩脑袋,将那点笑容的残影从脑海中暂时甩出去,高喊着蓝雨必胜。

 

比赛结束后许博远感到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自己的嗓子都不会好了,他慢吞吞地收拾着东西,让心情赶紧从激动中平复下来。有短信来,解锁屏幕之后发现手机还停留在拍照的界面,之前拍好的照片正安安静静地摆在自己面前,叶修斜靠在椅背上,一手在膝盖上敲打,另一只手撑着脸,眼睛看着前方,没什么表情。

 

福至心灵一般地,许博远再次回头,在攒动的人群中看到了那个仿佛静止一般的人影,他不知已经看了自己多久。

 

许博远呼吸一促。

 

他原以为自己和叶修的交集也就只有网游里面的那些讨价还价和偶尔会起的一点小争执而已。然而自从心中隐约有了许些明白,知道真的确认自己就是喜欢这个人之后,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可能都想要去争取一下,努力一下。谁知就是这么一眼,让他觉得原本两条只有一个交点的线,居然重合在了一起。一秒不差,丝毫不爽。

 

叶修已经是逃避记者会的惯犯,这次除了粉丝和执着的记者也没人会专门去堵他,许博远在出口的小角落安安静静刷着手机,听到脚步声后抬起头,还没看清楚来者的样子就被摸了脑袋。

 

“小同志头发很软啊,怎么性格就跟刺猬似的。”

 

许博远这回是连标点符号都懒得给。鼓着包子脸一个熊抱把叶修缠得死死的。

 

“嗯,我也喜欢你。”叶修笑着说。

 

回到台风天,许博远收到叶修摸摸头的表情之后还是带着点烦躁的情绪下了线,第二天全市因红色预警大多数人都闭门不出,许博远则早早回到家中打算把这一整天先睡过去。深知自家男票脾气的叶修自然是没有打扰他,于是就在台风过境之后,整个城市都跟许博远刚起床的发型一样凌乱不堪的时候,叶修下了飞机,从背包里翻出挂着蓝河Q版挂件的钥匙上了出租车。这个钥匙挂件原本是蓝桥春雪Q版挂件的特典,蓝雨某蓝团画触迷妹爆肝之作,原本只是前50名才有的,叶修硬是凭借着无与伦比的厨力和职业选手的手速,以及兴欣相当给力的网速抢到了首杀,用实力告诉众人谁才是蓝团粉丝圈扛把子。

 

一路上水都已经退得七七八八,被狂风挂断的树枝也早就清理完毕,一路畅行无阻。提溜着为数不多的行李打开家门之后迎接自己的是久违的气息,叶修轻车熟路地走到卧室,轻轻打开门,床边坐着的是起猛了还在犯迷糊的小剑客,眼睛迷迷瞪瞪地看着眼前的人,花了好一会才对焦完毕,接下来就是十分精彩的面部表情秀了。叶修忍住没噗的一声笑出来,伸手揉了揉许博远乱糟糟的头毛。

 

然后被终于清醒过来的小剑客一个熊抱扑倒在床上。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七夕快乐~=3=么么啾! 

以及,一周之内经历两场台风的我表示很心累……

  535 67
评论(67)
热度(535)

© 二少家的咩 | Powered by LOFTER